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64-68]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在断更的边缘大鹏展翅...的飞了回来QwQ
说了月更就是月更,哼唧[叉腰.jpg]
=======

【64】
一期一振与鸣狐显然考虑得更多。
以粟田口两位大家长为点,本丸里一些或资历高,或管事多,或阅历丰富的刀剑付丧神们悄悄聚在一起开了个小会。

【65】
加州清光在笔记本上留下了新的话语。
这座本丸的初始刀先生在思考过种种可能之后,写下了极为符合自己人设的愿望“加州清光想要一瓶红色的指甲油”。
这本据说可以实现愿望的笔记本,被工整的合上,放在审神者门前的地板上。

说实话,加州清光的确需要一瓶新的指甲油,上一瓶早就用完了,而持续的出阵和内番,免不得让他指甲上的红色一小块一小块的掉下来。
斑驳难看的红色被他自己用洗甲油洗掉了,但他也始终没有再去买一瓶新的——在审神者出事之后,他几乎连万屋都不去了,除了出阵和远征就是窝在本丸,撑着下巴在房间里看向窗外。

不过除此之外,他似乎也还是那个又可爱又可靠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66】
写下这句话的初衷只有加州清光知道。
而“不想辜负他们的愿望”这件事,是幽灵先生自己的愿望。

【67】
傍晚,出阵回来,好好梳洗了一番的加州清光再次回到房间,正当他坐在桌边打算就这么一直消磨时间直到晚餐开始时,却愣住了。
在夕阳染成浅橘色的阳光下,一个小瓷瓶正放在桌子中央,打开瓶盖就可以知道,那里面装着的是细细碾作花泥的凤仙花。

【68】
庭院里的凤仙花少了两三朵。
笔记本上多了一个印章痕迹。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还完字啦ヾ(✿゚▽゚)ノ
历时日更6+14天,中间请假几个月[好意思吗]
总之我我我我要休息,连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闭嘴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57-63]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计入日更还字,[换了码字工具之后不能除去符号算字惹]加上标点,本更共计2233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5、特别预警,本篇充满各种自我理解和个人视角,充满ooc和奇特理解,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
——充满着不动行光个人视角的章节,大概

=======

【57】
酒,不算是很好的东西。至少在不动行光看来,之前喝着酒的自己的日子,轻飘飘的像梦,很多东西记起来又忘记,一旦甘酒罐子不在手里,就像是从云端的轻盈飘忽,摔进了人间。
刀之一生,或许杀敌,或许易主,和人的一生不一样,但有些也一样,总归都是不断地得到,失去,得到,失去。

【58】
长谷部曾冷眼看他,宗三曾不与他说一句话,药研似乎也总是对他抱有不满。
似乎那些曾在织田信长、信长公手下一起的刀剑们,只有他一人对此感到悲伤。
什、什么啊!信长公,被你们忘记了吗?原来的一切,被忘记了吗?那场大火、那些鲜血、那场背叛、那曾持有自己的人,就这样被你们忘记了吗?你们这样,又算什么啊!
就算是这样怒吼出声,得到的也不会有赞同。
于是不动行光只好喝酒,不停地,不停地,把一切讨厌的、委屈的、愤怒的、不想要记起的,和酒一起吞进肚子里。
酒是什么呢?是喝了以后,会轻飘飘的、让他忘记很多的好东西,想要说出口的话也可以一并忘记的好东西。

“酒!给我拿酒来!(①)”不动行光半举起手里的甘酒瓶子,里面只剩浅浅一层半透明的底。
带着醉意的少年音在房间里打了个转,又回到了甘酒罐子里,震得罐子摇摇晃晃——也或许是他自己在晃,算了,不重要。
不动行光当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回应的,别说房间里没人,就算房间里有人,大多不是对他摇头叹气就是无视他的话。反正他好像还拿了一罐…
“酒,还是别喝的好吧?”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回应。
男子的声音温温和和,像是春风放进坛子里,酿出一坛清香:“再喝会头痛的喔?”
“什么啊!别小看我啊,”不动行光一拍地板,啪的一声,或许只是想和人作对,反正他就是不想被人这样说,“我不能喝酒?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上百岁了啊!(②)”
“嗯,上百岁了,不小了。”那人说着,把一罐甘酒打开了,放在不动行光手边,“也别喝太快呀。”
不动行光哼了一声,却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小孩子气了,只是嘴里停不下来,嘟嘟囔囔:“我可是很了不起的。”这话说得挺小声,因为他自己也说不下去的。
我可是没用的刀啊,这才是他每天说的、真正这么想的话。
“不动行光,九十九...嗯...”那人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这么说着,然后似乎想不起来这句话一样,又问他,“怎么说来着?”
听那人这么说着,不动行光心里也涌上点什么来,他喝了一大口酒,半吟半唱的:“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候。(③)”
后来他喝着酒,一边说着信长公对他的赏识,一边道当时信长公的声名赫赫。
他神采飞扬,好不快活,这些话他憋在心里久了,只有身后人会听,其他人只会叫他别说了,叫他醒醒,信长公已经死了。
但是也有些事是会一并回想起来的,就好像那场大火,就好像在那场火里消失的人。
“反正你也要说我别总说这种话别想着信长公的吧,反正我也只是这种不被抱有期待的没用的刀。”不动行光这么说。
他说了太久了,太多了,手里的甘酒几乎只喝了一口,平时吞下去的没吞下去的话却都一并说了。就算身后那人原本不会生气的,听了他刚才的话也会生气的吧。不动行光想着,醉醺醺的盘着腿弓着背,反正都习惯了,没有用的刀也只会说这些不开心的话。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的。”那人这么说。
什么啊,从一开始搭话到现在这样,一直都是出人意料的。不动行光撇嘴,但意外的感觉有点高兴起来。
“就算是死去的人,会想念,也没什么不好的。”那声音依旧淡淡的,是新生的芽撒进酒杯里,清新的带着甜。
本丸里没有人会对他这么说,他们永远只叫他走出来,原来的主|人死了就只是死了,现在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会这样想一个人,不是也挺好的吗,死了,又不是这个人已经被抹消了。”那人拖长了音,说话慢吞吞的,就像是回想起什么,又没有说出口一样。
“就是啊!信长公也不是、被直接那样、被抹消了曾经做过的一切啊,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阻止这一切、不能让信长公那样厉害的人,一直继续下去呢。明明那样的夸奖还像是昨日,那般的笑声仿佛还在耳边,转瞬间就被“死”抹成了黑灰一片。
“这个啊,你得问问信长公,他会不会想要被阻止。”身后那人这样说,“你会那样为他自豪,他也是个有自己的骄傲的好主君吧?为自己的‘死亡’后悔吗,为自己的‘错信’而后悔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人没有继续说了。
如果不是的话,不动行光,你会想要怎样做呢?
“如果想好的话,就来告诉我吧。”那人的声音是一阵风,一阵又轻又凉的风。
不动行光的肩被拍了两下,他知道那人走出房间,却没有回头。

【59】
他真是把没用的刀啊,无法将爱返还给主|人,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

【60】
不动行光出门修行了。回来后,他不再喝酒。
长谷部也会对他赞赏,宗三与他见面时会点头,药研会对他露出笑容。
其实他知道的,酒醒了,从云端下来,也就看到一切了。之前的刀并不是不想他们的旧主,只是想念的方式不一样。只是他当时不停地喝酒,不停地被否认,不想看到回忆里的惨痛,也不想看到他人话语的全部。
酒已经不需要了,虽然还会惧怕所失去的一切,但,已经不需要酒了,不停地拥有,不停地失去,不管是刀剑还是人,都不停地在经历这些。无论是选择记住或者忘记,也都是一种方式。

【61】
...明明早就已经做好这样的准备了。

【62】
那人的死讯。

无论是人或者刀,都在不断地拥有然后失去,明明决定好要往前走,但是啊,但是啊...
不动行光捏着一个空罐子,那是那天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留下来的,也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的甘酒罐子。
只要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就好。
罐子里已经没有酒了,他身后也没有人。

【63】
之后,他的桌子上被人放了一枝栀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短短的几句话,附上署名,五虎退。

=
(①):不动行光本丸放置语音
(②):不动行光本丸语音,稍改
(③):不动行光本丸语音
=

这几章都带有大量的自我理解,或许会感到有些无聊吧,但是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些感受有时候是戳到心里的感受,想要尽力的表达出来——差不多也就这两章的事了,写完这些我们继续开始实现愿望日常ww

...想起来这三章都在讲别的刀派的短刀们的事情,也都是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告诉他们笔记本,这要是记成事件,估计可以叫“短刀外|交”,这也是本丸从一个充满刀片的大坑里慢慢爬起来的故事的开始。

【刀剑乱舞】狐言[番外]

食用须知:
| ᐕ)⁾⁾ 本篇为[狐言]番外,此章不涉及正篇的[鸣狐先生]注意
| ᐕ)⁾⁾ 与前同,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
| ᐕ)⁾⁾ 本更记入还字,共1022字

=======

【番外】小叔叔与秋田

这是有关于,为什么说这个本丸的秋田会更加接近鸣狐心情的原因。

虽然难以想象,其实这座本丸里面,秋田是最喜欢黏着鸣狐的。

秋田刚到来时,本丸里的付丧神还不多,出阵、内番、远征,每个人都不能真正的闲着一天。
而作为刚刚到来的短刀付丧神,秋田最多的就是在本丸做做家务一类。(①)

“刚才的鸣叫声,是什么鸟呢?(②)”折叠着衣服的秋田看向窗外,树枝上却看不到鸟儿的身影。
“欸…”秋田惋惜。

这样没法看见啊,真想看看外面啊。
…如果这时候问主君能不能外出的话,会添麻烦的吧。
想到这里,秋田就停住了想要外出的心思,继续折叠起衣服来。
现在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毕竟主君也十分忙碌,大家也没法空闲下来带着自己出行。
虽然是这样,秋田还是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呀呀,这不是秋田吗?”尖细的狐狸声音,鸣狐与他的狐狸站在门口。
鸣狐衣角破损,是刚出阵归来的模样,但似乎立即去厨房端了盘油豆腐准备犒劳自己与搭档:“要一起吃油豆腐吗?狐狸我很乐意分享的哦!”
“嗯…但是衣服还没叠完。”在那么多的兄弟都没有到来的情况,这座本丸粟田口的大家长还是鸣狐,虽然之前没说过什么话,但秋田无疑是亲近这位不多话的小叔叔的。
鸣狐偏着头想了什么,端着盘子进屋来在秋田身边坐下。
“那么,这样就好了。”脱下手套的手指看起来修长漂亮,捻着块油豆腐喂到秋田嘴里。

空不出手来的话,这样也可以吧。
秋田似乎看见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有这样一句话。
天空般的眼睛眨了眨,秋田脸颊一鼓一鼓的咀嚼着油豆腐。

两天后,秋田接到了他被编入远征队伍的消息。
在收集完情报与资源之后,领队的鸣狐带着队在附近林地里停留会儿稍作休整。
林地里总是不缺少鸟儿的。褐色的鸟儿在不远处蹦跳,青色尾羽的鸟儿在枝头鸣唱,有什么鸟儿极快速的擦着树叶飞过。
秋田仰着头注视着这样的景象,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这种鸟儿我认识的!”秋田回过头去想要与鸣狐说那刚飞走的鸟儿,却撞上盛着笑意注视着自己的金色的眼。
又美丽,又温柔。

“其实那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啊,鸣狐居然会来找我请求去远征。”就任一周年的小庆祝会上,审神者抱着秋田念叨,面色微红显然是喝了酒,“真不愧是你们粟田口的家长呢,那时候像是要把我训一顿的教导主任气势——”
秋田不由自主的转头去看坐在不远处的鸣狐。
白发的青年似乎一直没在意这边的推拒着身侧次郎太刀的酒杯,露出来的耳朵尖却红了起来。

“其实小叔叔不说话也能表达出他的意思啊。”后来被兄弟们追问如何才能与鸣狐交流的秋田这么笑了起来。

=======
(①):本丸初期,连审神者都忙得有时候会自己撸起袖子帮忙做内番的状态,待久一点的付丧神忙着干活没太多时间带新人,又因为短刀是小孩子姿态,所以审神者比对待其他刀种的刀要更加小心,难免的犯了些错

(②):秋田的本丸语音

【刀剑乱舞】耿直清奇的异世界食堂[六]

食用须知:
1、食堂内部傻白甜日常,大概是[异世界食堂]梗,门内门外世界不同
2、原创男性主角注意!主角为食堂堂长[??],同时兼任厨师长职务
3、大写的OOC警告!文笔渣预警!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电脑]或返回[手机]
4、记入还字,本次更新正篇记字2140
——写到神智模糊的一章_(:з)∠)_我,黑茶,复健!

===

“这个好辣啊,堂主大人/白先生!”一个涨红了脸,一个憋出了泪。
被幽怨的目光注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白窦蔻笑得幸灾乐祸[划掉],然后被忍无可忍的两个员|工施行了“小拳拳之刑”。
至于结果嘛,白窦蔻看着就是个脆弱的人类,我们要相信身为刀剑付丧神的两位员工下手是有分寸的,嗯,要相信。
白窦蔻:_(:з」∠)_

“叮铃铃”前段时间白窦蔻在门上装了个铃铛,如果有人推门进来就会发出响声,而现在嘛——
“欢迎光临!”萤丸从高凳子上跳下来,跑到门口露出笑容。
“诶,店长招员工啦?”穿着职业装的姑娘一边走进来,一边扯开了领口一颗扣子,“你好哟,新人君。”
“是的,我是堂主大人招的员工,萤丸。”这个男孩模样的付丧神如今已经能熟练应对这种情况了,他拉开铺着软垫的椅子,“请坐这边,啊,要看菜单吗?”
“啊,菜单就不用了,叫你们堂主,嘿,你刚才提醒我了,叫他‘店长’他肯定又会啰嗦的,叫他给我做点什么吧,我今天可是带够了钱的。”
“好哦。”萤丸笑眯眯的应下来,跑到楼梯口噔噔往上窜几级台阶,“堂主大人,有客人来啦!”
“来...呵欠...来了。”白窦蔻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边走下楼来。冬天还没过去,他总是喜欢裹着被子走来走去,而厚厚软软的被子,总是让他觉得随时可以睡着。
“你这家伙冬天还是这样啊,像球一样!”刚才还端正坐在桌子边的女子下一秒就连人带椅子转向楼梯口方向,一边这么说一边“噗噗噗”的发出古怪的憋住笑的声音。
“什么啊,是五八啊。”白窦蔻眼睛一转,这就反应过来这姑娘是谁了,他呵欠都不打了,就是语调还懒洋洋的,“你这个样子,小心我跟四眼告状,他手下的‘时之政脸面之一’,又这么举止不端了。”
“嘁。”她拖着椅子又整个人转回桌子那边了。
被称作“五八”的,编号580的姑娘在时之政工作,日常就是接待新审神者、偶尔还会去帮忙与反应问题的审神者沟通。
她的上司,编号400的眼镜男,平时最常的就是捉住她念叨“身为时之政的门面,你的形象代表着...你不能...”,想到这儿,编号580不禁撇了撇嘴,这简直就是毕了业也没摆脱的教导主任嘛!

“堂主大人,这样好吗...?”萤丸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问白窦蔻,显然,让客人气鼓鼓的并不是一个好店长该做的事情。
“没事。”白窦蔻拍拍萤丸的脑袋,“对了,安定在楼上,叫我告诉你‘我只是在试制服,没有偷懒,别想着告状了’。”
听到这话,萤丸也没心思计较白窦蔻气客人的行为了,而是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简直像是下一秒就会长“噫”出声一样。

“先说好,我店里可没有酒。”白窦蔻走过去拍拍编号580的头顶,趁她还没反应过来炸毛,先丢了被子跑进厨房了。
编号580只能对着白窦蔻的背影长长地,吐出了她的舌头。

萤丸重新坐回高脚凳上,晃荡着腿。
编号580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么开玩笑的气来气去显然是习惯了,这会儿倒是拖着萤丸又开始聊天,从“最近时之政好像又在研发新品种的刀装”聊到“研发部的人简直疯了,居然又开始想做什么能飞的汉堡制作机”,聊得萤丸不自觉两眼发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来的安定也坐在一边兴致勃勃的接嘴。
“...所以说他们才会老被投诉说‘经费不能给太多,不然会飘’啊,简直是自作自受嘛,把人家财政科部长的假发都——哦哦炸物的香味!”
白窦蔻端着一盘子炸得金黄的扁圆的东西出来了:“炸——未命名17,至于是什么,猜猜看?”
“猜对了就送我一杯饮料?”编号580卷起袖子,紧紧盯着白窦蔻手里那盘菜。
“猜错了就给我试菜。”白窦蔻一挑眉,表情简直嘲讽挑衅。
“成交!”

表面似乎裹了面包糠还是淀粉,炸了之后的金黄色完全透漏不出原本的颜色,圆而扁、这个大小、是萝卜片?
不不不,不对,表面似乎没有那么平整,那么容易猜出来那家伙就不会和我赌了。
嗯?这个是...
“啊哈,表面隐有圆形凹陷,是藕片对不对!炸藕片!”编号580双手环抱,这会儿真是“被我抓住了吧”的骄傲张扬。
“——所以说啊,真是得意太早了,一半一半哦。”白窦蔻把盘子放在编号580面前,泼了盆冷水。
“什么嘛!”编号580拿起筷子准备开吃,“算我赢好啦,饮料,饮料!”
“送饮料可以,但一半一半的胜利,也要给我试菜。”
就这么白搭到一杯金桔柠檬茶。

“我开吃啦——”餐后怎样都好啦,反正白搭了一杯饮料,编号580夹起一块炸物,神采飞扬。
咔擦。咬下去时,炸得金黄的面衣发出酥脆的碎裂声,藕片外皮酥脆,内里却软糯下来,被面衣包裹锁住的鲜甜在口中扩散,但不止如此——是肉馅。
白窦蔻所说的“一半一半”便是指这个,这不仅是炸了藕片,这是炸藕盒。
肉馅放了一点点葱提香,早在调制过程中就调过味,于是炸藕盒的的确确是不需要额外蘸调料便能满足的美妙滋味,外皮香脆,藕片鲜甜,肉馅咸鲜。
大多数人都难以拒绝炸物的美味,哪怕知道这是用大量的油才能做出的食物,但——只是一块也没问题吧?再吃一块也没问题吧?只是偶尔一次就没问题吧?
在此享受到了炸物如此的美味啊。

吃得满足的编号580付完账简直是满足的趴在桌子上,萤丸和安定也不知道何时被白窦蔻塞了杯牛奶乖巧坐在一边不馋嘴盯着人吃东西,而还有一件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白窦蔻端出了五仁月饼炒梨子。
萤丸和安定捂住了双眼。
白窦蔻将盘子放在了编号580面前,露出了微笑。
是的,还有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异世界食堂,今天也完美的奉行了食堂的主旨呢:D

【刀剑乱舞】狐言[五]

食用须知:
| ᐕ)⁾⁾ 主角“战场上的鸣狐”,ooc且苏,与原本的鸣狐不同←
| ᐕ)⁾⁾ cp未定,剧情放飞私设大量,脑子丢了,不考据不扯历史,渣文笔请多包涵
| ᐕ)⁾⁾ 与前同,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
| ᐕ)⁾⁾ 本更记入还字,共928字√
——就连本人也意识到的剧情进展缓慢_(:з)∠)_

=======

这样去找那位鸣狐先生,真的好吗?
秋田在穿梭时空的金色光芒中这么想着。
毕竟那位鸣狐先生似乎不怎么想与人过多接触的样子。

就这么过来战场,其实审神者对于能否找到“那位鸣狐先生”,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
能有那样实力的付丧神,大多是被审神者唤醒又历练过的付丧神。而在那样的情况下独自出现在战场的付丧神…大多是他的本丸出现了什么问题。如果不是想回到他的本丸,流落战场的大多也不会想遇见别的付丧神或者审神者的。
但是她想要去寻找看看,为了自己本丸的付丧神们在这个战场的安危…以及无论什么理由,感谢他救下了自己本丸的付丧神们。

但是谁也没想到会那么顺利,抵达战场后“那位鸣狐先生”就出现在眼前。
“就是他,”乱首先反应过来,“他就是鸣狐先生,不会错的。”
“嗯。”另外三名短刀付丧神也点头确认。

这就是“那位鸣狐先生”?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

比之本丸里的鸣狐,“鸣狐先生”不可谓不狼狈,白色的头发被尘土染成了浅灰色,头发似乎留长了点,最长的头发长得刚过了肩膀,而一侧颊边的刘海似乎是被刀剑削去半截一般的断口整齐。他身上的衣服是破损的,就连刀纹都看不清楚,有几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没能包扎。
而此刻,“鸣狐先生”正单手按在刀柄上,眯起双眼,与他怀里那只狐狸一般,流露出明显的警惕。

本丸里的鸣狐永远不会对同伴们露出这样的神色。
付丧神们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做出比较。
——但是哪怕他露出这般神色,他也的确是“鸣狐”没有错。

这不会是一次愉快平和的会面,审神者一开始就这么确认了。
但当她真正看见这位“鸣狐先生”之后,虽然很不应该,但她实在松了一口气——

“鸣狐先生”确实是鸣狐。
“鸣狐先生”虽然警惕,但没有对他们有杀意。
“鸣狐先生”身上虽然灵力杂乱,但没有暗堕气息,不曾有过弑主。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能谈到。
虽然审神者一方明确表达出想要表达谢意,鸣狐也确实不如一开始那般气势锋锐且警惕,但说到底他们并没能顺利交流。
而小狐狸的那一句锐利的“请别告诉别人在此见过狐狸我与鸣狐就是最好的答谢了”,更是让气氛变得凝滞。

…实在是没有办法呢。
决定还是离开之前,药研向审神者请求后留下了随身的小包里一卷小尺寸的绷带。

但直到传送他们回本丸的那阵金色光芒闪烁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看见始终戒备着他们的鸣狐去捡起他们留在那儿的绷带。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54-56]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计入日更还字,[换了码字工具之后不能除去符号算字惹]加上标点,本更共计1194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许愿还得等两章……

=======

【54】
今剑抱着腿坐在房檐上,金色的阳光给他灰色的发丝镀了层亮色。
身为短刀的他动作灵巧,就算穿着单齿木屐也不会影响他的行动,而实际年龄又令他的作息偏向老年人——早睡,早醒,睡得超少,但晒太阳坐着不动又会打个小瞌睡。

刀剑是因为什么而存在呢?因为主人的存在?传说?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修行回来的今剑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但他一点也不讨厌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是审神者带他触碰到的。
在修行之前,审神者似乎就很喜欢带短刀们一起玩闹,审神者的手很灵巧,他会带着他们一起去编花环,一起做过刀装,一起缝过御守,一起把烛台切推出厨房尝试自己动手做点心——无论是战场上会用的、生活中用得上的、还是纯粹只是想要玩的,审神者都会带他们一起体验。
审神者说,他没法说出刀剑付丧神诞生是因为已经完全拥有了新生活这样的话,因为他们还是需要不停地出阵、远征,不停地战斗。他不会做出什么完全否认一个人决定的话,但是他一直希望着,他们不要那样轻易的说出一个决定,而是看得更多、有了真正的思考之后,再做出决定。无论他们今后想要走的路是守护、复仇、战斗或者和平——哪怕只是为了能够吃更多好吃的,这也没关系。
于是今剑就跟在审神者身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没有蹦蹦跳跳的跳过更多的路,而是像审神者看见的那样,看过一棵树、一株花,审神者会带他一起看见很多很多,然后他最终能郑重的说出他自己的决定。
但是在他看的东西还不够多的时候,审神者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今剑在午后的阳光下犯了困,打起瞌睡。今剑听见岩融叫他的声音,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回应。

【55】
前田爬上屋脊,看见了在屋檐上屈起腿昏昏欲睡的今剑,他对着屋檐下的岩融挥挥手,示意找到今剑、不用担心。
他轻着步子,猫着腰走到今剑身边,小声、小声、今剑大概睡着了。而今剑点啊点的小脑袋猛的一抬,双眼一睁恰好对上前田的身影。
“哇!”两个人同时惊叫起来。
今剑吓得脚一蹬,差点摔下屋顶,木屐从屋顶掉下一只。
前田惊得身体往后一仰,扑通跌坐在今剑身边,一条腿小腿已经垂下屋檐边。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坐着呼呼喘着气拍着胸口平复心跳。
然后他们对视一眼,又忽然笑起来,还没变声的孩童音笑起来快活的仿佛鸟儿扑扇着翅膀飞向高空,一双小爪子轻巧的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
被这么一吓,今剑没再想瞌睡之前的那个话题了,眼尾的苦涩也被开朗冲淡得飞扬起来。
然后他们两个听见了更多的笑声响起,庭院里几个小短刀围在一起,不停地发出笑声。

【56】
“咦?那不是秋田他们吗?”今剑看见粉色头发的小短刀突然从里面窜出,高举着一本书,包丁扑上去揉乱他的头发。
“嗯,是秋田他们呢,他们打算白天就看完那本书,”前田也看着那边的景象,看着他们的样子,又说,“看上去那本书好像很有趣。”
“哇,一期先生又出去给你们买故事书了吗?”今剑一双眼睛闪亮亮的,透露出发自内心的羡慕来。
“嗯...不是的,是许了个愿。”前田食指点着下巴。

“许愿?”
“嗯,许愿。”

===
我还了多少字了来着?[黑茶突然摸不着头脑.jpg]

【刀剑乱舞】[活花]花丸只是个普通的家里蹲[四]

食用注意:
1、活花cp,花丸男性,私设多
2、不考据,轻松无脑苏爽尝试,ooc警告
3、本更记入还字,共772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花丸出现了!花丸,花丸他又消失啦!!

======

活击知道花丸是个灵术大佬,灵力天赋还特别好,百年难遇这种说法完全不夸张。
活击也知道花丸天天不出门,就连时之政的人也对此习以为常。
但活击绝对不知道,花丸这么个不出门,叫做宅,而花丸他这么宅,也实在是因为——
呃,有得必有失?

花丸的路痴,是时之政所周知的。那一眨眼花丸就瞬间消失不见堪称特效的迷路属性,大概经历一次就会令人一生难忘吧。
或许是因为灵术天分太好,或者灵力太强一类的原因,花丸的方向感被破坏的特别彻底。
但你们也知道,人一旦什么事不碰久了呢,敬畏心一类的会渐渐削弱——好比花丸他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尝试出门看看?
当天上午他只是和近侍提了一句,这完全不清楚真相的担任近侍的初始刀清光先生还特别开心呢,自家主|人终于不宅了不是超级值得令人庆贺的大好事么?

目前还不知道这件事的狐之助:呵,等会儿就有得哭了:)

加州清光正领着花丸出房间呢,才过一道门,也就花丸房间到走廊那一道门,还没走两步,清光突然感觉后面没有呼吸声了。
自家主|人不是又反悔了吧?清光古怪的皱起眉头,拖长调子撒娇似的转身走回还没关上房门的房间里:“主|人啊——诶,不在吗?”
刚把文书送去时之政一个往返回来的狐之助见此状况一个不稳,嘴上叼着的盒子就落在地上,金灿灿的小判从盒子里掉出来撒在地上,嗷的一嗓子传遍本丸:“不好啦!花丸大人他出门啦!!!”

不认识的路,不认识的地方。花丸本来好好跟着清光呢,可他刚拐过个弯跳过个障碍,就再看不见清光的影子了。话说这里是我本丸吗?怎么连我的灵力气息都察觉不到的...
...咦?不会吧,莫非我又迷路了吗?
莫非是刚才觉得自己走到外面于是打开灵力罩子想回去时(①),其实是从本丸里跑到本丸外面吧?
天知道花丸是怎么“拐个弯”“跳过个障碍”“丢掉清光”又“打开灵力罩子”的,他连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打开灵力罩子跑出本丸的都不知道。
最终结果是,花丸他又迷路了。

=

(①):灵力罩子,每个审神者自己的本丸都会有个自己灵力做成的罩子罩住,多重防止敌|军|入|侵

=

花丸这种迷路技能,有参考迷糊餐厅的音尾太太,但有不同。


可能是写了花丸迷路的原因,我今天也迷路了[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jpg]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49-53]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计入日更还字,[换了码字工具之后不能除去符号算字惹]加上标点,本更共计1141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本章开始讲讲粟田口家之外的孩子啦

=======

【49】
喜欢的菜想要留到最后吃还是最先吃掉呢?人们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不过在这里提起这句话的意思——
被早早拆开包装的绘本,以乱为首的主张在睡前故事时才听,而以秋田为主的想要立即看到新的故事。
在这点上,一期一振向来让弟弟们自己做主。
所以几个小短刀抱着绘本就往庭院里跑。(乱:不要在我们面前看啦,会忍不住的!)

【50】
小夜左文字今天没有当番,但他一向不太喜欢太悠闲,于是正正经经的抱着几乎他一人高的扫把扫去庭院里的落叶。
还没有换秋季景趣,庭院里的落叶不太多,小夜认真的将落叶扫成一堆,就没什么需要继续干的活了。
他抱着扫把靠着树干,抬起头看着延伸的树枝,这是一棵柿子树,也是本丸里唯一一棵柿子树。

【51】
小夜刚到本丸不久,听说他喜欢吃柿子又不喜欢麻烦别人的审神者,特意在万屋买了柿子树树苗,告诉小夜,大家一起照顾这棵树,等树长大结果了,大家就可以分着吃果子。
本丸里分片种了各种观赏树,突兀的种了这么一棵果树看起来总有点不伦不类的。但审神者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还说:“那么些树开了花又不能吃,柿子又好吃看起来又像小灯笼一样,种柿子树有什么不好的。”
盐渍樱花能泡茶,小夜看见莺丸那么做过。
糖桂花能做甜点,烛台切做过又香又甜的桂花糕。
晒干的花也能做美丽的插花,小夜发现歌仙房间就有一瓶干花的插花。
花还能放在小包里做成香包,乱就这么带着他一起做过。

……

就算是观赏花也能做很多事情,小夜其实是知道的。
小夜也知道,审神者很关心他,为了让他不自责,也不会做出特别喜欢那些观赏花的样子。
——所以更加的,更加的想要变强,让他能有更多的站在审神者面前的勇气,能够大大方方的说一句:“谢谢你!”
但是没有机会了。

【52】
小夜抱着扫把,看着柿子树的树枝,几片叶子打着卷儿在他身边落下,身边跑过几个粟田口家的孩子,他们抱着什么笑着从他身边跑过,嬉闹着打了招呼。
“啊...”从回忆里被唤回意识的小夜慢了一拍没能及时回应,只能茫然的发出个单音。
看见小夜这个模样,信浓藤四郎悄悄地跑在了队伍的最后面,然后慢慢停下脚步往后退。
“小夜,”信浓退到了小夜的身边,压低声音叫他,青蓝色的眼睛里带着关心,“还好吗?”
小夜摇摇头。
信浓做出点头相信的模样,但他还是不怎么放心。身为最常在审神者身边撒娇的短刀组成员之一,信浓其实是常常见到审神者亲自把小夜带出来与大家一起玩的,因此也稍微对这位别的刀派的小短刀上了心,刚才他与大家一起听见小夜这声慢一拍的回应,他是最先反应过来小夜不开心的。
“呐,小夜,有件事哦...”总感觉得做些什么的信浓顿了一下,下定决心的开了口。
小夜疑惑的看向信浓。
然后这个红发的小短刀不自觉用脚尖蹭了蹭草叶,凑在小夜耳边说起悄悄话来。

【53】
“就这样告诉我好吗?”
“没关系的啦,要一起去看绘本吗?”
“...嗯,谢谢。”

=

这里乱是好吃的菜放在最后吃派,就像之前发现了笔记本实现愿望也选择了自己先去验证这件事一样。

===
今天出门手机没电,回来发现还没更新,吓死我了差点翻车_(:з)∠)_

【刀剑乱舞】[活花]花丸只是个普通的家里蹲[三]

食用注意:
1、活花cp,花丸男性,私设多
2、不考据,轻松无脑苏爽尝试,ooc警告
3、本更记入还字,共993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预计失败,本章的花丸也没能出场,但他秀了一章的技术

======

活击是个年轻人,是那种普通工|作|单|位绝对会被投|诉|雇|佣|未|成|年人的那种年轻——虽然据他说已经有十六七岁只是发|育|晚(①),但这不还是个未|成|年人吗。

这是时之政第二次拍摄宣传片,说来奇怪,战事还紧时,花丸拍的是轻松为主的宣传片,到了战事逐渐松缓时,活击拍的倒是以原来战|场生活为主较为严肃的宣传片了。而审神者真正在宣传片露面,这也是头一遭。
而活击本丸干脆免了三个月的任务,专心拍宣传片。
宣传片的剧情经过活击本人于其本丸的付丧神们的讨论,由真实经历或真实情感艺术加工后编成。而正因如此,他们需要更多满足剧情的道具——场景倒是不担心,结界与其中的虚拟构建技术现在已经相当成熟,只是有一点,单纯用机器或批量产式神制造的溯行军道具实在不够真实,而由人披上幻术扮演表现力也远远不够,可他们也不能真从战场抓几那么多溯行军回来当道具吧?

这点自然轮不到活击本人操心,他只是看着好几个负|责|人|员在一旁念念叨叨,时不时还爆发出一句相当大声的反驳——“不行,绝对不行!”——最后那个小个子导演似乎是实在没法忍受这么没完没了的吵下去了,他大声的吼叫着:“有本事在这吵有本事找花丸做外援啊!”
“导演,还是您反应快呀!”
“真不愧是能当上导演的人!”
“那导演,联系花丸先生的事就交给您啦?”
“诶嘿您人最好啦谢谢谢谢!”
刚才还吵得不可开交的几个人迅速变了脸色,讨好又软和的大声恭维了导演一大堆,趁那个小个子导演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假装有事迅速散开了。
然后活击看见,导演也变了脸色。
——“你们这群家伙!!!”

花丸前辈能帮上这类的忙吗?

被坑了的导演最后是怎么解决的,活击并不清楚。但有关花丸前辈的帮助还是到手了。
快递过来两个大箱子,里头放着一叠一叠铺平压紧的纸,A4大小的一叠纸上写着红字的“敌大太”,依次略减小的的纸上写着“敌太”“敌打”“敌短”的字样,而一叠儿正方形的纸上写了“敌枪”。另一箱是写了绿字的检非违使。据说使用方法很简单,泡两分钟开水,直接投放进场景里就是简单好用的道具了——这点上就算是活击也忍不住想要吐槽,这不就是方便面吗?
活击就知道他不能吐槽的。被灵术老师听见这句话后活击又被在演戏休息时教训了一耳朵的”这是十分高超的灵术使用“。

说到底,这个“灵术使用百年难遇的天才”、“难以与其相比的优秀审神者”的花丸前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今天的花丸也是个绝不露脸的家里蹲,今天的活击也没能见到花丸。

=

(①):此处年龄为私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