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肝坏脑无←心情见头像_(:з)∠)_

暗搓搓摸了一只 @银星海棠_ 家的初箴,顺手涂了一只北极兔…虽然不是很像、原谅我吧_(:з)∠)_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间奏]

食用须知:
1、短间奏,ooc突破天际
2、上一章锻刀时被加入草莓的一期一振一点点后续
3、大概是女审,有名字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说,大概是苏,目前可见壕属性[?]
4、从未发觉我居然如此勤奋_(:з)∠)_

劝不动差点把脖子挂绳圈上的审神者的药研干脆利落的拔刀砍断了绳子。
啪叽掉地上的审神者就地翻滚180°然后来了个土下座:
“对于令兄目前的状态真的非常抱歉!”
顺着话,药研转头看了一眼一期一振。
浑身散发着草莓清香的一期一振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那盒没吃完的草莓,正一口咬掉一个,听见提起自己,以十分傻白甜[划掉]天然的样子眨了眨蜜糖色的眼,沾着一点点草莓汁水的戴着白色蕾丝边手套的手指着自己,小拇指似乎还有点勾起的样子:“唔?”
审神者:药研你冷静…先把刀收起来,我有点怕!

总之,这件事的结果反而是一期一振以“虽然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但我觉得没关系啦,别吵架还是和和平平比较好嘛,不如一起去开下午茶茶会吧?”这样的态度给糊弄过去了。
当事人都不计较的话,好像确实也没什么特别…
不过或许正因为这一点才更可怕吧。

对于一期一振如今状态有着全然的愧疚,审神者对他可以说得上有求必应。
所以被偶然知道网购的一期一振撒娇而迷迷糊糊买下了一大堆王子系洛丽塔服装[又可以说是基|佬洛丽塔],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乱藤四郎:仿佛有了个女子力完全碾压我的哥哥。
药研藤四郎:仿佛又多了个女子力可怕的弟弟。
审神者:道理我都懂,为什么订单里还会有一批布偶和Hall of Fame Roses系列的骨瓷茶具啊_(:з)∠)_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

食用须知:
1、是个女审,真非假非不知道,把锅丢给锻刀炉就好bu
2、大概是个苏,最好先不要带脑子看这篇文
3、胡言乱语语无伦次总之ooc!
4、有毒的大概是作者本人,本次被毒害者[一期一振]←

又名:今天的刀匠也在怀疑人生/一个好刀匠的职业素养/锻刀炉坏掉之后

“呜哇!又是短刀!”伴随着一声哀嚎,10086号本丸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我猜这次是药研藤四郎第11号。”
“不,这次或许轮到乱了,如果这次也是,大概是第27把?”
“哈哈哈,已经习以为常啦!”

事情的起因,或许是这家审神者的糟糕运气。
——甚至已经不能称之为非了。
无论怎样锻刀,甚至放入绘马,都只能锻出短刀,再来就只有脇差。而后面尝试all999这个公式的时候竟也是短刀时,审神者掀翻了桌子,哒哒哒跑去时之政府投诉。
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收走审神者一个锻刀炉作为研究,在另一个炉子上贴了一枚符说是聚运。
于是审神者只剩一个炉子了。
一旁的刀匠端起茶水吸溜了一口。

“这次一定要出一期一振,拜托了!”本丸里大多是粟田口家的孩子,在睡觉的时候偷偷掉眼泪想念哥哥让审神者自责又愧疚,借着政府的符纸,又借鉴了论坛的公式和玄学,审神者决定试一试。
[一期一振到来,大多都是材料all411,不要犹豫,果决的放下去!作为辅助,可以尝试叼着一颗草莓,这样成功几率会更大!]
…是这么写着的。
审神者把从现世买回来的盒装草莓洗了一颗叼在嘴里,心里不停的念叨411、411,依次把材料扔进炉子里。
当最后的材料即将放下去的时候,身后突然有声音传来:“主人,又在锻刀?”
“这个是、”审神者下意识就想张口解释,可一张嘴,草莓就掉了下去,随着手里的材料一起掉进锻刀炉。
炉火旺盛,锻刀时间瞬间显示出[119:59:59]的字样。
“…啊。”x2

——有关那个建议贴,其实是404号本丸审神者自己锻不出一期一振的痴傻[划掉]。

前所未有的长久锻刀时间,恐怕也是史无前例的。审神者和秋田藤四郎默契的转身走出锻刀房,关门,若无其事的走掉。

五天后,在审神者心情忐忑的触碰下,散发着草莓清香的太刀变成水蓝发色的青年,有礼温和的态度,一身衣着却是草莓缀饰花边繁复的洛丽塔式样小礼服,头上一顶小礼帽也缀上纯白蕾丝。
和时之政府给出的立绘上完全不一样的衣着,草莓的清香,白嫩的肌肤以及甜美的笑容,一双仿佛可以沁出蜂蜜的甜蜜眸子。
或许唯一让审神者庆贺的是一期一振穿着的还是男士式样的礼服。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青年这么说着,审神者的表情却愈加绝望了。

“…一期哥???”在锻刀房外的长廊上,见到如此打扮的兄长,药研藤四郎在茫然的同时也是不可置信的欣喜着。
毕竟自家大将真的非。[划掉]
“啊,刚才主殿说什么‘是我对不起你’之类的,让我出来外面,让后就在里面不出来…”一期一振自己倒是没意识到自己的着装有什么不对劲,倒是对审神者的反应有些担心。
“?!”药研当机立断推开门,立即发现了里面往房梁挂上麻绳准备上吊的审神者。
“大将啊——”

【刀剑乱舞】小乌丸育儿课堂开课啦1[?]

食用须知:
1、警告!全程放飞的假车,全本丸没一个不ooc的!ooc到除了名字之外就认不出来!
2、cp?all小乌丸all,大概是全员单箭头小乌丸?不过也有可能不是,毕竟这是假车xxx
3、私设大概有挺多,不考据,不扯历史,全程放飞到我自己都害怕
4、本文关键提示语:
[这不是一辆假车,这是一个假停车场,甚至是一条假高速公路连环堵xxx]
[我上错车了!放我下去!!!]
[上车时请务必连假脑子都别带,不然容易发生连环车祸!]
5、完全不清楚会不会写之后的日常,但构思是有的_(:з)∠)_
——都接受?都不介意?那么,祝旅途愉快!

==v===你说看见了笑脸?假的,不存在的,这只是一条单纯的分界线:)===v==

往日里没一刻安生的白鹤此刻真真正正的染上了红色,可却不敢将羽翼扬起展现骄傲。不如说这幅姿态下,连骄傲都是完全没有的。
白净的面颊泛起绯|色,嘴唇也染上了异样的红,出阵受伤时就算皮肉翻开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流不止都并未流泪,可此刻却红了眼眶,泪水将眼睛浸|润,闪闪发亮又令人怜惜的透露着无声的祈|求。
只是哪怕此刻,鹤丸都不敢多说半句,甚至连眼泪也都可怜兮兮的憋在眼眶里打转——没有获得面前那人的许可哪怕只做多了半分,都不知会将这折|磨延续多久。

面前比较鹤丸都显得纤细的付丧神却像是没看见这一切般,带着往日无二的沉稳矜贵在鹤丸的无声哀求下,再次拿起了面前物什。
这时的鹤丸表露的可不仅仅是哀求了,显而易见的惊恐在他的面容蔓延,过度惊吓让他连往日的口头禅都无法说出,这种惊吓可难以令人产生享|受啊。
哪怕如此,小乌丸也无动于衷,不紧不慢的动作甚至带着难以言明的分毫不输最尊贵有礼的贵族的气场,无声的压着鹤丸,让他硬是连个轻微的颤都不敢打。

“还要么,鹤丸。”端坐高位的贵族终于开了口,轻而缓的语调像是东方古国的绸缎染上茶香,以陈述形式问询面前狼狈不堪的付丧神。
这罪人意识到这是难得且珍贵的恩惠,顾不上此刻形象,哪怕声音不似往常的带着哑还打着颤也要竭力抓住面前不知虚实的蜘蛛丝:“不、不要了…小乌丸殿,饶了我吧…”
“饶了你?可吾看你,可是愉快的很。”还未完全适应如今的语言习惯,带着古老意味的自称更是让这位古老而矜傲的贵族平添几分韵味。眼尾斜挑抹上绯|红,此刻深浅墨色交融的眸中染上似笑非笑,让那暗中窥觑的无礼罪人不由自主的怔了怔,就连此刻身处水深火热的挠心苦痛都停滞了半秒。
未得到应有的回应,小乌丸垂眸欲将未完成的动作继续。
这一动作,鹤丸终于反应过来了,再也无法想象若是再继续增加这折磨的程度,自己会变得如何。
终于扬翅的鹤羽翼洁白,动作之迅速流畅展现欲飞姿态——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真的十分抱歉!!!”的这样完成了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小乌丸终于收起带来些压迫感的气势,将筷间夹着的辣椒放回碗中,将碗筷放好才再度开口:“可还敢在主君茶杯里放辣椒水?”
“不不不不敢了!我再也不会碰辣椒了!”可怜巴巴的伏在地上的鹤丸仅仅抬起个脑袋,飞快的左右摇动起来。
看鹤丸这没多久就会把他自己转晕的样子,小乌丸抬手掩住自己止不住上翘的唇角,轻咳一声忍住了即将冲出喉间的笑:“那——”这句话这个音停顿了一下,看着鹤丸停住摇头后忍着晕眩按捺着焦虑与期待的眼神。
“——这次,暂且放过你好了。”接上了下半句的小乌丸一推以角度遮掩而不被人看见的身侧的饮品,放在鹤丸面前。
香草冰淇淋与牛奶和酸甜果汁混合,半化的冰块使得温度还是冰凉。
迫不及待的端起来大喝一口的鹤丸被冰的一颤,又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香甜的口感随之将口中辣味化解,刚才一直未掉下的眼泪冷不防在终于解放的此刻掉下两颗,落在杯子里,被冰块消去热度。
“虽然量不大,但今晚,吾会拜托烛台切为你准备温和些的粥食。”一颔首,无声的将一盘小巧可爱的团子移至鹤丸手旁,如此便轻巧带过了这事,捻起带着点私心的书页,将主君当时眼泪鼻涕一片狼藉的哀嚎翻了过去。

虽然不知为何,鹤丸嘴唇水润微肿、面带红晕、还带着点小得意的神情从小乌丸房中走出的事情,在本丸私底下流传极广。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鹤丸不断被自己的同僚们[强|迫]要求手合,就连本知道此事打算放过鹤丸的审神者,都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给鹤丸指派了一周的畑当番与马当番轮换接连不断。

偷偷摸摸刷两张禅城www
@银星海棠_

【刀剑乱舞】目录整理

乙腐通吃,目录分类注意

☑耽美整理

①小乌丸育儿课堂 1

☑目前cp不明或许是乙女

①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 1   1.5【间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