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简介吧↓
这儿ID很长,直译过来叫黑或者茶都可以,我知道红茶是black tea,但我这真是个直译名,墨·茶·Q,我在别的圈也有其他号在开坑,这边是主刀剑。
主刀剑,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第一篇lof被我改成目录分类可以查看。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
心情变动可以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小乌丸育儿课堂开课啦1[?]

食用须知:
1、警告!全程放飞的假车,全本丸没一个不ooc的!ooc到除了名字之外就认不出来!
2、cp?all小乌丸all,大概是全员单箭头小乌丸?不过也有可能不是,毕竟这是假车xxx
3、私设大概有挺多,不考据,不扯历史,全程放飞到我自己都害怕
4、本文关键提示语:
[这不是一辆假车,这是一个假停车场,甚至是一条假高速公路连环堵xxx]
[我上错车了!放我下去!!!]
[上车时请务必连假脑子都别带,不然容易发生连环车祸!]
5、完全不清楚会不会写之后的日常,但构思是有的_(:з)∠)_
——都接受?都不介意?那么,祝旅途愉快!

==v===你说看见了笑脸?假的,不存在的,这只是一条单纯的分界线:)===v==

往日里没一刻安生的白鹤此刻真真正正的染上了红色,可却不敢将羽翼扬起展现骄傲。不如说这幅姿态下,连骄傲都是完全没有的。
白净的面颊泛起绯|色,嘴唇也染上了异样的红,出阵受伤时就算皮肉翻开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流不止都并未流泪,可此刻却红了眼眶,泪水将眼睛浸|润,闪闪发亮又令人怜惜的透露着无声的祈|求。
只是哪怕此刻,鹤丸都不敢多说半句,甚至连眼泪也都可怜兮兮的憋在眼眶里打转——没有获得面前那人的许可哪怕只做多了半分,都不知会将这折|磨延续多久。

面前比较鹤丸都显得纤细的付丧神却像是没看见这一切般,带着往日无二的沉稳矜贵在鹤丸的无声哀求下,再次拿起了面前物什。
这时的鹤丸表露的可不仅仅是哀求了,显而易见的惊恐在他的面容蔓延,过度惊吓让他连往日的口头禅都无法说出,这种惊吓可难以令人产生享|受啊。
哪怕如此,小乌丸也无动于衷,不紧不慢的动作甚至带着难以言明的分毫不输最尊贵有礼的贵族的气场,无声的压着鹤丸,让他硬是连个轻微的颤都不敢打。

“还要么,鹤丸。”端坐高位的贵族终于开了口,轻而缓的语调像是东方古国的绸缎染上茶香,以陈述形式问询面前狼狈不堪的付丧神。
这罪人意识到这是难得且珍贵的恩惠,顾不上此刻形象,哪怕声音不似往常的带着哑还打着颤也要竭力抓住面前不知虚实的蜘蛛丝:“不、不要了…小乌丸殿,饶了我吧…”
“饶了你?可吾看你,可是愉快的很。”还未完全适应如今的语言习惯,带着古老意味的自称更是让这位古老而矜傲的贵族平添几分韵味。眼尾斜挑抹上绯|红,此刻深浅墨色交融的眸中染上似笑非笑,让那暗中窥觑的无礼罪人不由自主的怔了怔,就连此刻身处水深火热的挠心苦痛都停滞了半秒。
未得到应有的回应,小乌丸垂眸欲将未完成的动作继续。
这一动作,鹤丸终于反应过来了,再也无法想象若是再继续增加这折磨的程度,自己会变得如何。
终于扬翅的鹤羽翼洁白,动作之迅速流畅展现欲飞姿态——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真的十分抱歉!!!”的这样完成了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小乌丸终于收起带来些压迫感的气势,将筷间夹着的辣椒放回碗中,将碗筷放好才再度开口:“可还敢在主君茶杯里放辣椒水?”
“不不不不敢了!我再也不会碰辣椒了!”可怜巴巴的伏在地上的鹤丸仅仅抬起个脑袋,飞快的左右摇动起来。
看鹤丸这没多久就会把他自己转晕的样子,小乌丸抬手掩住自己止不住上翘的唇角,轻咳一声忍住了即将冲出喉间的笑:“那——”这句话这个音停顿了一下,看着鹤丸停住摇头后忍着晕眩按捺着焦虑与期待的眼神。
“——这次,暂且放过你好了。”接上了下半句的小乌丸一推以角度遮掩而不被人看见的身侧的饮品,放在鹤丸面前。
香草冰淇淋与牛奶和酸甜果汁混合,半化的冰块使得温度还是冰凉。
迫不及待的端起来大喝一口的鹤丸被冰的一颤,又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香甜的口感随之将口中辣味化解,刚才一直未掉下的眼泪冷不防在终于解放的此刻掉下两颗,落在杯子里,被冰块消去热度。
“虽然量不大,但今晚,吾会拜托烛台切为你准备温和些的粥食。”一颔首,无声的将一盘小巧可爱的团子移至鹤丸手旁,如此便轻巧带过了这事,捻起带着点私心的书页,将主君当时眼泪鼻涕一片狼藉的哀嚎翻了过去。

虽然不知为何,鹤丸嘴唇水润微肿、面带红晕、还带着点小得意的神情从小乌丸房中走出的事情,在本丸私底下流传极广。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鹤丸不断被自己的同僚们[强|迫]要求手合,就连本知道此事打算放过鹤丸的审神者,都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给鹤丸指派了一周的畑当番与马当番轮换接连不断。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