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来打开我的简介吧?↓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或者随便什么红茶绿茶之类的都行[。]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我lof第一篇是目录分类[虽然很久没改],内有标注cp和主角男女,有超链接√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目前…冬懒bu←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是自我感觉杂食博爱到不可思议的人←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咳]
▲心情变动可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耿直清奇的异世界食堂[一]

1、食堂内部傻白甜日常,大概是[异世界食堂]梗,门内门外世界不同,食堂堂规[?]第一条就是不准捣乱,任何形式的捣乱都不行
2、原创男性主角注意!主角为食堂堂长[??],同时兼任厨师长职务,顺带一提,厨师也只有一人[包括厨师长在内]
3、大写的OOC警告!文笔渣预警!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电脑]或返回[手机]
=======
【公元2205年,为了阻止“历史修正主义者”改变历史,时之|政|府将审神者派往各个时代,与“刀剑男子”们一起保护历史。①】

吱呀一声,看起来很新的店门发出了使用很久后才会出现的声音,小心推开店门的客人小小的吓了一跳。
“欢迎光临——呵欠…”由于在角落里趴太久都没人来的原因,白窦蔻趴出了睡意,强打精神说出欢迎词,拖拉的腔调却一听就觉得不走心,何况他最后直接打了个毫不遮掩的呵欠。

来者是个孩童体型的男孩,看上去有些狼狈,脸上都划了一道细痕,不过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层暗色血痂。披风划破了一些,一双鞋也沾满了灰尘,身上各处都有些划伤。银色的头发没有往日光泽,武器被紧紧攥在手里。
“这里是食堂,可以点菜吃饭的地方。要吃点什么吗?”白窦蔻懒洋洋的支起身子站了起来。对于到了的客人的这些异常,白窦蔻像是没看见一样,连同来客的警惕与溢出的杀意一并无视了。

许是白窦蔻的不设防与无害让来客觉得没有太大危险,又或者是他懒洋洋的调子让客人有了些亲切感,来客竟有些放松下来,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杀意已经消失了。
白窦蔻把放在一边的围裙穿起来,作为男性穿着米色的围裙竟然完全感受不到违和,只是让人觉得温暖到可以会心一笑。然而他只要一开口就会让人觉得温暖绝对是错觉:“呵欠…随便找个位置坐吧,反正没什么人,坐哪都没问题。这个是菜单。”
这个性格无论哪方面看起来都太过自由的店主从一大叠菜单中抽出一本,看着小心坐在食堂里离门最近的位置的客人,把菜单递了过去便转身去了食堂自带的厨房。

身上受了些轻伤,就连披风上也狼狈的粘上尘土,竟是丝毫看不出被人称作“演练场大魔王”的风采。萤丸小心的坐在位置上,仿佛风吹草动他都可以一蹬脚抽刀对敌的样子,身下柔软的坐垫与暖色灯光却让他不自觉放松下来,他甚至有种身处梦境的错觉。
本是独自一人苏醒战场孤注一掷的逃亡,门后却是太过温暖的小世界,如果这是梦,请不要那么快醒来。萤丸这么想着,崩得紧紧的脚趾悄悄在鞋子里勾了一下,虽然一只手还握着刀柄,但萤丸已经翻开了菜单。在角度与灯光的完美配合下,本就美味的食物拍出了最为诱人的照片。
看上去都很好吃的没有吃过的食物像画一样漂亮。这些都是可以说出来、做出让自己吃的吗?萤丸有些不确定起来。

其实还没等萤丸想好或者开口询问,白窦蔻就已经端着餐盘出来了。餐盘上有一碗看起来比布丁还要柔软的蛋羹,一碟子葱花,一小碟酱油和一把白瓷包柄的金属勺子。随着白窦蔻走近,碗里黄澄澄、冒着热气的蛋羹的香气愈发浓郁勾人。
咕嘟,萤丸咽了口口水,第一次发觉人的身体居然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欲|望。
喀嗒,轻轻的一声,白瓷的小碗被戴着棉手套的一只手拿着,放在了桌上。
“这是中碗蛋羹未命名1,有点烫,吃的时候记得吹凉一点。如果吃的时候还是怕会烫到,可以稍稍用嘴唇触碰一下感受温度。虽然已经放了盐,但可以按照口味加入葱花和酱油。”似乎做完蛋羹后清醒了不少的白窦蔻说了一长串,顺带把勺子和两碟小料放在蛋羹旁。

“…这是指,我可以吃吗?”不知不觉松开了刀想要触碰勺子的萤丸犹豫着又顿住了手。
“请安心享用。”白窦蔻这么说。

有着小孩子的体型的大太刀似乎也有了些许小孩子的感情,还是耐不住的拿起了勺子,轻轻的,平滑柔软的鹅黄被挖起了带有弧度的一小块。萤丸轻轻吹了几下,期间又吞了两次口水,耐着性子用嘴唇碰了碰。
柔软的,温和的,适宜的。
当萤丸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自觉的咽下了第一口蛋羹。
太过顺滑的口感,仿佛会融化一样,连咀嚼的动作都不需要,只想着不要让其化掉消失而下意识吞咽,于是蛋羹顺从柔滑的,一路将“暖”的温度送到胃里。
蛋黄与蛋白均匀搅拌后没有任何一方的绵沙或弹性,又结合双方的软与滑。通过烹调将鸡蛋的些微腥味去除,引出了柔嫩温和的香,本应矛盾的清淡与浓厚互相调和,将味道变成了更容易让人接受并记住的鲜味。蛋羹底部是剁成软泥的肉馅,一点点调味去腥,拌上了一些切碎也不损其清甜的荸荠果肉。

不停重复着舀起、吹、触碰嘴唇、吃下的动作的萤丸甚至没有办法停下来说出一句感谢或夸赞,当一碗蛋羹吃完的时候,萤丸甚至感觉到了满足与不满。充实了一些的胃与还想尝到更多美味的舌头,这是独属于拥有了身体之后甜蜜的矛盾。
这个梦境太美好了,如果可以,希望别让我那么快醒来。初次感受到如此美好的感觉,萤丸这么默默在心里许愿,只害怕自己只要稍一动作,就会打破梦境。
“这是饮品,常温,可以直接喝,请用。”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窦蔻又去做了一杯饮料,散发着果香味的一杯半透明的水。
怀着蛋羹的美好印象,萤丸没有犹豫,将透明的玻璃杯端起来,怀着期待的心情抿了一口——
然后他被这一口饮料酸得直接掉出了眼泪。
被萤丸眼泪汪汪眼含控诉的看着,白窦蔻没有丝毫愧疚,甚至直接笑出了声。
第一印象的温和慵懒,第二印象的温柔体贴,直接碎裂在了白窦蔻趴在桌上笑成[瑟瑟发抖.gif]的模样里。萤丸没有发觉,突然尝到酸涩的委屈不解、在初进门的警惕不安、一直保持着的小心谨慎,也都一并碎裂了。在这样的氛围与轻松的笑声中,嘴角勾起了温暖的弧度。
好不容易停下笑的白窦蔻擦了擦因为太过愉快笑出的泪水,将之前调制的特浓柠檬百香果饮料换成了蜂蜜牛奶:“现在意识到这并不是梦境了吗?这才是你的饮品,蜂蜜牛奶,常温,请安心享用。”
萤丸勾起的嘴角僵了一下,弧度却并没有滑落,他端着散发出甜香的饮品,低头抿了一口,浓厚而甜蜜。一眨眼,落下两颗泪珠,隐没在杯子里。
原来,这不是梦。

这当然不是梦。
餐后收费的白窦蔻一张账单让萤丸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一点,醒来时就身处战场的付丧神当然不会有钱这种东西,一身衣服就算值钱也因为战斗而有些破损,还因为自己之前的动作,衣服上、鞋上的些许尘土都落在了地板上、坐垫上。

“没钱?吃白食不好啊少年郎…走?去哪里挣钱,我怎么保证你还会回来?”白窦蔻如实说。
萤丸·我真的没钱·弄脏食堂·吃了白食·来派大太刀突然觉得这是梦境也不错。
萤丸:_(:з)∠)_[生无可恋.jpg]

“…不过,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干活抵债,也没问题。工资不多但工作不重,包吃包住,包服装哦。”白窦蔻到底没好意思欺负萤丸太过,或许是对于孩童的优待,白窦蔻很快就这么说,“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答应!”萤丸飞快的接口,生怕白窦蔻反悔一般,连话都没听他说完,大声而又坚定的说。
“那就约定了哦。”白窦蔻愣了一下,又笑起来了。

一个签名,一纸契约,白窦氏祖传食堂里有了第一位员工。②
=======
①来自刀剑乱舞官设,有改编缩减部分。
②萤丸:在战场上被审神者捡到却因为突遇检非违使而在慌乱中遗失,被审神者无意触碰传递的灵力唤醒成形却并未能够见到审神者并遇上检非,逃跑时轻伤并看见食堂的门。目前在食堂担任“吉祥物”和“试验品[划掉]试吃者”的职位。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