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来打开我的简介吧?↓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或者随便什么红茶绿茶之类的都行[。]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我lof第一篇是目录分类[虽然很久没改],内有标注cp和主角男女,有超链接√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目前…冬懒bu←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是自我感觉杂食博爱到不可思议的人←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咳]
▲心情变动可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返生者[还没开始前的序之章2]

食用须知:
1、主角总司。基本不扯历史[大概],并不是[不知道怎么说的]真正意义上的冲田总司!
2、作者失去了他的脑子!
3、ooc重点标注注意!
4、阅读中如有不适请立即点击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黑色皮毛的猫舔了舔爪子,懒洋洋的在庭院的阳光下伸了个懒腰,又敏捷的三两下爬上树枝、跃出墙外。
难得的温和晴日里拉开了门,男人看着庭院里跳出去的黑猫,勾唇想要笑,却在这时掩着唇咳嗽起来。
那样剧烈的咳嗽着,全身都颤抖起来。
【“冲田君!…”】
指缝间溢出血色,看着手心时又是一片腥红,又被一旁紧张着神色的老人拿着帕子擦去了嘴角、掌心的颜色。
又只留下无力的苍白。
“斩不动了。婆婆啊,原来我斩不动了。”男人素日里稳稳握着永不掉落的刀的手,此刻无力而苍白的垂在身侧,声音轻轻的、带着喑哑,又是那样的不容置喙。
【“不是的!冲田君,不会的…”】
男人的呼吸很弱又很用力,就算是带着笑的面容也露出了显而易见的疲惫。
灰白的指甲,苍白的皮肤,垂在肩上又滑落下去的发。
“身不动,隔过黑暗,花与水。”
“有点遗憾啊,不能再次挥刀。”
【“冲田君…”】
【——无论如何也无法传达的,请不要死去。】
[“不要哭啊。”]
=======
把发绳绕了一圈又一圈,大和守安定无知无觉中绑了个不成样子的结,放下手时,头发又散了下来。
又梦见那时候了,那样的冲田君,仿佛能轻易折断的枯藤一样。
是噩梦么?也不是吧。
能见到那个人,哪怕是那样的时候,哪怕只是在梦里。
不是噩梦吧。
这么想着的大和守安定,被清光敲了一下脑袋,一如往常的回嘴打闹起来。
只是,梦的最后…
=======
别为鬼之子那样悲伤流泪啊。
男人叼着发带,将头发一缕缕梳归齐整,发带在脑后熟练的打了个结。
那个时候的他所遗憾的,也不过是无法再拿起刀剑,守护自己的理与路。
男人起身看了眼时间,拿起在一旁叠放齐整的青蓝羽织披在身上,深灰蓝色的围巾几乎要遮住小半张脸。
每次都会梦见的,是谁呢?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