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来打开我的简介吧?↓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或者随便什么红茶绿茶之类的都行[。]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我lof第一篇是目录分类[虽然很久没改],内有标注cp和主角男女,有超链接√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目前…冬懒bu←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是自我感觉杂食博爱到不可思议的人←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咳]
▲心情变动可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耿直清奇的异世界食堂[二]

1、食堂内部傻白甜日常,大概是[异世界食堂]梗,门内门外世界不同,食堂堂规[?]第一条就是不准捣乱,任何形式的捣乱都不行
2、原创男性主角注意!主角为食堂堂长[??],同时兼任厨师长职务,顺带一提,厨师也只有一人[包括厨师长在内]
3、大写的OOC警告!文笔渣预警!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电脑]或返回[手机]
PS:高产?不,不存在的,这只是存稿放出:D
=======
那张“劳动合同”上似乎有着真正的契约效力,总之萤丸倒是一签好名,身上的伤和衣物的破损就好了。身体里流淌着的灵力温暖而又熟悉——与白窦蔻带给萤丸的感觉有些相似,温暖又充盈,一点都不暴躁或霸道的,懒洋洋的温和。
这让萤丸真正的安心下来,比起口头约定或者一张轻飘飘的纸,灵力带给付丧神的感受,才让萤丸感受到是真正存在的真实的约定。
在萤丸被赶去洗澡的时候,白窦蔻网购了几套衣服,按照对萤丸目测的身高和体型,一口气就定下了大概尺码的睡衣、制服和休闲服一类的。反正尺寸不对可以再买,白窦蔻如是说。
好在“看肉”也是工作一部分的堂主目测出的尺码也是合适的。

今天到来的客人是位难得有空的熟客,听见重叠的“欢迎光临”二重奏的时候,难得的怔愣了一下。
“老板,招了店员呀?之前我求了你好久都不让我来的。”客人开了个玩笑。
“不是老板是堂主!”白窦蔻举手抗议了一句,完全没有放弃或者改变职位自称的意愿。
而对于这位难得到来的熟客的调侃,白窦蔻只是摸摸有些不安的萤丸的脑袋:“三七,开玩笑可别让我家员工误会,虽然才开始工作一天,招到这么个满意的员工可不容易。我可不信你这个高薪|公|务|员真能辞职到我这切菜端盘子洗碗做无保低工资的工作。”

这位西装西裤正在笑嘻嘻扯松领带的公|务|员正是时之|政|府|手下工作的公|务|员,目前负责检查万屋的商品是否合格,检查货源是否正规等问题。因为不需要自己与付丧神和审神者交流或做门面担当,一般只称呼编号777。

“别这么说嘛,”被强行以[编号有三个七所以叫三七]的理由冠上[三七]之名的编号777好脾气的笑起来,“给熟客一个面子呀~”
“不。”一点都不和善的秒拒。
“诶——”编号777趴在桌子上做出一副夸张的伤心表情。
白窦蔻转身去了厨房,为了表达他的职位名称,他特地取下挂在架子上的一件白底印着红色的“堂主”字样的围裙穿上。

这样的对话让本来看到时|之|政|府|的人有些不自在的萤丸放下了拘束,跑去拿来了一份菜单递给编号777。
编号777看了眼萤丸,这下他可真相信萤丸是才上班一天的新员工了,他还怀疑白窦蔻诓骗付丧神:“谢了,虽然在这儿吃饭一向用不着菜单,可看着图也会有胃口些。”
虽然被编号777道谢让萤丸有些惊讶,但萤丸更加好奇为什么会说“用不着菜单”这种话。
编号777组织了一下语言:“你家老板呢,平日里…性格有点自由,做菜是要看心情的。”编号777指着菜名后面一行小字对萤丸说,为了防止白窦蔻听见的情况,他换了个温和一点的形容词。
看着每个菜名后都有的一句同样的话,萤丸内心有些复杂。
怎么说,就仿佛自己喝了柠檬水后看见温柔的白窦蔻在一旁败坏形象的哈哈大笑那时候的崩塌感差不多吧。
虽然白窦蔻的形象这种东西,在萤丸心中,在白窦蔻捉弄人并大笑以及后来讨要账单的时候,就已经不剩多少了。

这次白窦蔻做食物的时间甚至比名为“中碗蛋羹未命名1”还要少,白窦蔻拌了一碗凉菜出来直接往编号777面前一放,故作凶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对着员工拆老板、啊不对、堂主的台的熟客:“闭嘴,用餐。”

编号777就做了一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动作,拿起拌了凉菜就直接插菜里面的筷子,熟练的把凉菜全部拨到碗的一边,堆在一起的凉菜一开始把调配的酱汁也带走了,可没一会儿,酱汁又流了回去,重新变得平衡起来。这时候,编号777才开始细致的把凉菜里面切成段的香菜与切成小块的蒜子一点一点全部挑出来丢在没有菜的那一边。
编号777不喜欢吃香菜和蒜,但又觉得凉菜里面不放这些就少了重要的味道。白窦蔻知道,所以一般都把香菜切的长一些、蒜子切的大一些,哪怕需要放更多一些的材料才能更好的达成合适的调味。
各种调料按比例放入并搅拌,不需要太多种类,又保证不会使味觉体验太过单一,再放入切段的香菜、切丁的蒜子与切碎的红辣椒,浸泡出味。木耳、白菜、豆腐皮各自切丝焯水放凉,保证去掉生的腥味又保存本身的鲜味。焯水放凉的蔬菜碗里,倒入拌好的调料,不停的搅拌直至全部均匀染上棕褐色酱汁,又放入青花花纹的瓷碗里面,顶端放两片薄荷叶半个圣女果装饰,这就算完成了。
就算知道怎么做,可还就是有种感觉,自己做的可不如店里做的好吃啊。
编号777也从未因为这道凉菜在白窦蔻这儿失望过。

木耳丝本身没有太多味道,却是最容易沾染调味料味道的食材,咬下去一口,是能听到细小的喀吱一声,是牙齿咀嚼木耳丝的脆响。
白菜丝可不能煮太过,如果软烂,就失去了拌入凉菜的清爽。如果时间恰好,一口咬下白菜丝的时候,就会感受到独属蔬菜茎的脆与白菜本身的鲜甜汁液。
豆腐皮是凉菜里唯一口感柔软的主菜,软而不烂,鲜而不腥,淡却不轻浮。
当三种主菜放在一起与调味料充分搅拌,黑色、白色、淡黄色三种主菜,酱汁的半透明的棕褐色,辣椒的红色,浸泡后呈浅棕色的蒜粒,深绿色的香菜段,再加上顶端的圣女果与薄荷叶,单是配色就足够丰富。
更别说一口下去,咸、辣、酸、甜、鲜、脆、软在口腔里不断上演,每一口咀嚼都仿佛另一场盛宴的开幕,交织的美味仿佛在舌尖上跳着热烈的舞蹈,酥酥麻麻的,让人就算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也还是伸出筷子又去夹上正好一大口的菜。

或许这称不上是什么顶级的味道,但对于编号777来说,这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或许总是这样的,最优质的食材、最合适的味道,总归比不上自己所偏爱的口味。
这是难得来一次的编号777对于自己辛苦工作的犒劳。

而按照惯例,他吃完凉菜后会帮白窦蔻尝试新的菜品。
今天是试喝饮品,萤丸看着白窦蔻端出一杯子调色丰富的饮料来,眼尖的看见白窦蔻脚一勾关上厨房的门的时候,里面料理台上乱七八糟的放着的瓶子与果皮等…
所以果然还是听见了吧,这位“三七”先生的话。
编号777喝了一口饮料,意料之内的把脸皱成了一团,连“哇”的悲鸣声都发不出来,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咕噜”、或者说“呃啊”之类的痛苦声音。

萤丸眨眨眼,乖乖坐在椅子上仿佛自己真的只是个吉祥物一样。
萤丸:[我最乖巧.jpg]

白窦蔻:不做点什么特殊的食物,又怎么能称作合格的食堂呢?:)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