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简介吧↓
这儿ID很长,直译过来叫黑或者茶都可以,我知道红茶是black tea,但我这真是个直译名,墨·茶·Q,我在别的圈也有其他号在开坑,这边是主刀剑。
主刀剑,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第一篇lof被我改成目录分类可以查看。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
心情变动可以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Attwell】[鲶尾审]被藏起来的可不止是巧克力呀

食用须知:

❄鲶尾x女审

❄人设戳上一篇√

❄ooc是我

❄企划联文可戳tag√

❄我觉得我一下子满足了【情人节】【藏起来的巧克力】【和手织毛衣】三个关键词...ummm我超厉害

=======

作为一位热爱学习的主人的兽灵,鲶尾藤四郎最不怕的就是闻人文星丢下学习“移情别恋”。
——虽说这一点听起来也很凄凉。

但鲶尾最近开始怀疑起原本自己的想法的正确性来了。
最近的文星有点奇怪。
比起往日拼命读书妄图把资料吃进去的样子,她居然开始经常出门了,有时候则干脆把床架上的帷幔放下来,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样子。
前者可以说是去图书馆或者交了朋友变得开朗一类的,尽管不怎么可信,却有可能性。后者可以解释成有了属于女性的秘密与想要有更多隐私,虽然有些牵强,但也不是说不过去。
可让鲶尾大惊失色的是,绝无可能沉迷手机的文星,最近好几次看见她捧着手机,按在屏幕上的手指简直快的打出了残影,有时候又会慢下来,看起来像是和谁发信息,对着手机屏幕表情也会时而苦恼时而愉快的变化起来。并非节日或者生辰,最近却也收到了几个包裹。本来不怎么在意这些的文星,居然也开始遮遮掩掩的糊弄过去不让鲶尾看到半分。

——难、难道是网恋了???!
青梅竹马这么多年,鲶尾藤四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与鲶尾不同,闻人文星觉得自己很正常。
是的,为了自家从小一起长大比友情更进一步胜似兄弟的兽灵准备礼物,有什么特殊的么?
而且礼物就是需要惊喜,所以不给鲶尾知道,不正常么?
好像看起来没什么毛病。
近期被突然套上了莫名其妙且本人不知的“网恋少女”头衔的文星今天也在发信息交流。

【我:[图片][图片]怎么补救…】
【二表姐: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把毛衣打成这个样子!这是围巾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表姐:明明是照着方法来你居然可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别补了重新打一件吧哈哈哈哈哈哈哈从没觉得你这么可爱!】
【我:会拖很久,来不及】
【二表姐:要不你换一个?礼物什么的也不用只是毛衣、】
【二表姐:哈哈哈忍不住想笑抱歉抱歉,我的意思是不止有毛衣这个选项啊】
【我:比如?】
【二表姐:巧克力啊!超快的,半成品加工一下冻会儿就成!】
【我:…会不会显得不太用心?】
【二表姐:这还有什么不用心啊!实在不行你画朵花儿在上面啊!】
【二表姐:你上网一搜都是制作方法!还怕做不出花来?】
【二表姐:学习方面看情况,可礼物方面你听我的没错!】
【二表姐:表妹?妹妹?嫡亲妹儿?妹子?亲亲好妹妹?可爱的星星?甜蜜小心心?心肝宝贝儿???】
【我:…好吧我试试】
【我:谢谢二表姐】
【我:别这么叫我】

重新合上手机的文星再次以“我去图书馆,你自由活动不用管我”的借口出门,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借口根本没有瞒住鲶尾,还反被他悄悄跟踪了。
不知道什么节日将近,附近的商铺都挂上了节日促销的牌子,文星一眼没看就钻进了烘焙店,手制巧克力这种甜品,一般烘焙店也都会有材料卖。
仔细翻看着几盒巧克力的成分和含糖量,一边比对着手机上搜索到的资料,文星几乎将学习中的一丝不苟与认真对待套在选择巧克力材料上。

可这样的文星在身后几排货架藏着的鲶尾眼里,简直就成了准备给热恋的网恋对象亲手做甜点的最佳事实!他在喉咙里呼噜了两声,愤愤的磨着牙。
然而为了不被当做跟踪狂的鲶尾变成兽形丛林猫的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这副无意识呲牙咧嘴的模样也完全足以引起恐慌。
于是理所当然的,鲶尾忽然腾空,被身上肌肉异常发达的壮硕男店主拎着后颈丢出店外。

对比各种材料优劣及实用的文星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发生的小事件,严肃的仿佛是在完成课后作业。
文星想做一块大的巧克力,不用太甜,看起来比较实在,而且足够用心。
于是在壮汉店主的推荐下,文星买了不知道什么节日促销的心形巧克力模具,包装纸,黄油,淡奶油,巧克力砖和巧克力笔。附赠了几块小的巧克力,白色粉色倒是挺好看。
迟钝过头的文星并没有注意到店主不符合形象的揶揄笑容,拎着一袋子材料去借了料理室。

被店主扔出去的鲶尾吸取教训变成了人形姿态暗搓搓跟在文星后面,这次却被人当成了跟踪狂以异样的眼光注视起来,远远避开了。

说句大实话,文星在料理方面还是有天赋的,就是她平常基本不会自己动手。
加热搅拌淡奶油与黄油,融化巧克力,倒入模具,这几步出奇的顺利。
苦与甜香弥漫在料理室里,让鲶尾的鼻子痒痒的,他都想要舒服的小小打个喷嚏。可一想到文星是为了她那位网上恋人做的巧克力,鲶尾心里就咕嘟咕嘟的冒出酸泡泡来,一点都不舒服了。
他看见文星把装了巧克力的模具放进冰箱加速冷却,融化了附赠的巧克力块装进巧克力笔还在一边练习着如何写出好看的字来。
鲶尾觉得,他快要原地爆炸了。
为什么给网友做巧克力都不给我啊。心里酸溜溜的,有点小委屈。

冷却凝固后的巧克力很轻易就从有弹性的模具里脱离出来,除了背面似乎不太平整外,这块大大的心形巧克力可以说十分优秀了。白色与粉色的巧克力酱交替在上面画了只简单的猫,文星拍拍手,觉得这算是差不多了。
她决定清洗一下厨具,等巧克力酱差不多凝固的时候,她就把巧克力包起来。

趁着文星转身收拾厨具的时候,鲶尾大猫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从角落里窜了出来,伸着爪子弓着腰去抓巧克力,俊秀的少年样貌被他硬生生扭曲并营造出了童年反派格格巫的气场。
大猫天赋技能的悄无声息败给了想起搅拌巧克力的锅铲没拿的去而复返。

“鲶尾?”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这个姿势。
“…啊。”鲶尾·格格巫·被抓现行·藤四郎僵住。
沉默。
迷之尴尬。

在鲶尾紧张的注视下,文星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啊。”
啊?
“既然发现了就没办法了。你是在冬天来的吧,最开始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个日子,就在这几天。”文星这么说着,“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
鲶尾懵了:“…所以不是网友?”
文星也懵了一下:“什么网友?”
大概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乌龙。
还好是个误会。鲶尾突然觉得心里美滋滋。二十吨的铸铁大山突然变成了果酱蜂蜜馅饼,甜滋滋,美滋滋。
获得了意外之喜的鲶尾叼着巧克力心,嗷呜一口咬了个小半圆。

回宿舍后还是被磨出包裹与手机真相的鲶尾缠着翻出了那条被文星藏起来的“围巾”。
虽然花纹变形歪歪扭扭而且特别长,但鲶尾还是立刻把围巾围在了脖子上绕了两圈。
“我很喜欢啊,又软又暖和,足够啦!”

所以他们两人到底是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今天是情人节这件事。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