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简介吧↓
这儿ID很长,直译过来叫黑或者茶都可以,我知道红茶是black tea,但我这真是个直译名,墨·茶·Q,我在别的圈也有其他号在开坑,这边是主刀剑。
主刀剑,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第一篇lof被我改成目录分类可以查看。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
心情变动可以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请别随便进行百物语[一]

食用须知:
1、主角男性,妖怪,有大量私设,非手游设定
2、是我,我又开坑了
3、ooc警告!不考据,无脑
4、特殊本丸,私设有,其实我想开一个系列的妖怪审←
5、不适者请第一时间按下关闭[电脑]或返回[手机]
=======
一百支蜡烛在大广间里点燃,稀稀拉拉长短粗细不一的蜡烛很明显是四处搜刮临时拼凑出来的,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百物语,但这群付丧神们也仅仅是想找点趣事,如此也得以进行下去。

若是笑面青江在这儿,大概就会立即阻止他们的举动,可现在他不在。
于是这个游戏顺利开始。

“…可没有人能够再找到那间红色的屋子了。”乱藤四郎作了个结尾,吹灭了烧的很快的一支蛋糕蜡烛。
这是第三支蜡烛。
“…他在那只黑色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和穿透自己心脏的那只手。”五虎退犹豫了一下,吹熄了烧得只剩下一个指节长短的蜡烛。
这是第二十七支蜡烛。
“…那位美丽的姬君揽过镜子,镜子里白骨鬼面,作为自身最为骄傲的美貌也终是失去了。”当故事落下结尾,宗三左文字吹熄了一支染上红锈的蜡烛。
这是第二十九支蜡烛。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杀死自己的人是谁。他青蓝的眼看着天空,目光所及之处都染上了红。”鹤丸噗的一下吹灭了一支满是烛泪的红色蜡烛。
这是第四十四支蜡烛。
“…哀嚎声回荡在那个房间,可无论他们怎样搜寻,都再看不到属于凉子的身影。”这么说着,药研小心的吹熄了一支极细的蜡烛。
这是第五十八支蜡烛。
“…虽然不知为何,那人背后青黑的掌印再无法消除。”和泉守兼定对着沾满灰尘的蜡烛吹口气,熄灭了火光。
这是第六十三支蜡烛。
“…断手的武士拿着他的刀,脚步声回响在在每个月圆有雪的夜晚,为了找回他丢失的手。”小夜左文字的声音平而冷,如同他干脆利落的吹灭了一支白色的蜡烛。
这是第八十五支蜡烛。
“…深夜的祭典如同盛大的葬礼,黑衣白衣的鬼怪们停住脚步,同时转头看向了闯入的人类。”爱染国俊深吸一口气,吹灭一支几乎要烧完的蜡烛。
这是第九十一支蜡烛。
“…零点的钟声响了第二十四下时,所有的人与物又都回归到开始的位置,这个无限重复的剧本将再次开演。”骨喰藤四郎吹灭了一支一直烧得明灭微弱的蜡烛。
这是第九十九支蜡烛。
“…他的脚变成了兽类的爪,他的背后延伸出黑色的羽翼,他振翅离开,被永远驱逐出了这片土地。”今剑呼的一下吹熄了幽蓝色的一支蜡烛。
烧到现在仍旧连一半都没烧到的,第一百支蜡烛。

当第一百个故事被完整诉说,最后一支蜡烛被吹熄,早已从无聊、紧张、再到无聊的付丧神们打了个呵欠,以手撑地打算回去歇息。
异变只在这一瞬间——

一阵风从房间外吹进,连月亮都被风带来的阴云遮蔽,一片漆黑中幽幽青蓝色火焰只在瞬间将一百支蜡烛尽数再次点燃,不详的光或明或灭。
在变了神色的付丧神们眼中,一位身着古旧样式和服的男子出现在半空中。
他的手上拿着个灯笼,里面有冷色的火。
他的额上被黑绳系着面纱,轻薄飘逸却严密遮住他的容貌,面纱上则被书写或者涂画上奇怪字符。

“…不是人类么?”
他们听见他这么说。
他的足尖向下,莹白的肤色被烛光染上浅青,距灯火却有一段距离。他悬在半空中,并无任何支撑。
“是你们,唤我前来?”
他的声音很轻,故而显得太过缥缈,但这带有阴冷的灵力的声音已经足够让在场的所有听清。
只消这么一会儿,却觉得身体里面充满了这种阴凉的力量。
灵力源被更换让付丧神们脸色一变,面对他们的质问,他却只是说:
“我是青行灯。”

在场的付丧神们从未如此希望过今晚笑面青江在场。

评论(1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