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简介吧↓
这儿ID很长,直译过来叫黑或者茶都可以,我知道红茶是black tea,但我这真是个直译名,墨·茶·Q,我在别的圈也有其他号在开坑,这边是主刀剑。
主刀剑,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第一篇lof被我改成目录分类可以查看。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
心情变动可以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请别随便进行百物语[二]

食用须知:
1、主角男性,妖怪,有大量私设,非手游设定
2、说太多被人猜到并剧透了,于是迅速放出第二章以免造成更大番外的剧透[。]
3、ooc警告!不考据,无脑
4、青行灯地狱任职设定,拽上[鬼灯]部分设定的自由放飞。大量私设,其实我想开妖怪审系列,脑洞都有好几个了
5、不适者请第一时间按下关闭[电脑]或返回[手机]
=======
悔不当初的付丧神们发现自己无端端有了个新主人,心情无比复杂。

然后——
“你们,有谁想下地狱么?”他们听见自称青行灯的男子这么说。

然后他们打起来了。

然后他们发现青行灯真的至少是个很强的妖怪。
毕竟哪个人类脚不点地抽出灯笼提手劈手就敲打付丧神的。
把妖怪之道运用到极致的这位青行灯就会,虽然他并不属于人类。

不说其他,这个看起来像是木头的提手打到身上真疼,与刀撞上反而是刀被硌了道口子,简直令人听着就牙疼。
一对多并没有落下风的青行灯此刻将一手灯笼棍挥舞出了狼牙铁棒的风采。
其下手快准狠。尤其狠之一字,完全将他工作单位上人人都有的特质发挥出来:
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

从未如此希望笑面青江在此。或躺或靠的付丧神们喘着气,思念着某位斩鬼刀。
希望也没用,笑面青江已经瘫房里了。能不能把他晃醒都是个未知数。
恨不得把之前进行游戏的自己打死。
恨不得也并没有用。

当他们发现青行灯是认真的例行公事问询的时候就更加生无可恋了。

“虽然之前有挺多传闻说青行灯诱惑人进行游戏然后把人拉下地狱,但我们※现在已经是吃公家饭的了。”拿出一本黑色护照的青行灯如是说。
黑色像是护照的小本本上写着:通行许可。
旁边的盖章上有地狱阎魔大王的字样和证明。
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所说的公家饭是哪里的意图。
“事实上百物语这种游戏已经很少有青行灯会回应了,但今天你们有支蜡烛含有特殊的力量,原理解释了你们也不懂,只要知道用这支蜡烛进行百物语,一定会有青行灯回应就是了。”青行灯把黑色的护照本收进袖子里,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的话,认真的简直令人莫名恼火。
“虽然很抱歉暂时取代了你们的供灵源,但既然出现了我也不能轻易回去,是一定要收取什么代价的。”虽然看不到他的面容,但付丧神们就是觉得他现在大概是面无表情的认真模样,至于收取代价一类的却莫名被模糊了危险感。
大概是这种灵力虽然阴凉却并不阴邪的原因吧。
“那么,请听我说一百个故事,令蜡烛依次熄灭,等到蜡烛熄灭完,我就回去了。”这么说着的男子规规矩矩的微微鞠躬,一挥手把蜡烛都变成青白的颜色,并统一转移到莫名出现的柜子里。
“在此之前还请多关照。”他说。
实木一样的柜子,里面青白的蜡烛与幽蓝的火焰序列排布,外罩一层玻璃门,贴心的在小扇的玻璃门上加了小铁环,方便拉开。

“这样不是很方便么?”衣着古典却做出这样的事情的青行灯如是说。
意外的是个实用主义者呢,青行灯君。

重点大概在于:“什么?烧完?妖怪的蜡烛哪有这么容易吹灭烧完的。”
真的要听妖怪说一百个故事才能重归自由了。

不作不死。

一个废弃的本丸里一群四方而来聚集在此的流浪付丧神们,在这个晚上被自己作出了一个临时主人。
=======
【※青行灯是一个妖怪种族,并不代表个体名字,与真名无关。目前青行灯们大多在地狱任职】

评论(2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