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来打开我的简介吧?↓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或者随便什么红茶绿茶之类的都行[。]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我lof第一篇是目录分类[虽然很久没改],内有标注cp和主角男女,有超链接√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目前…冬懒bu←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是自我感觉杂食博爱到不可思议的人←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咳]
▲心情变动可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2]

食用须知: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目前考虑是否延续无脑傻白甜
(´•ω|本章受害者[江雪左文字]已上线
(´•ω|女审隐属性壕,幸运值为负[budui]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审神者再次涉足锻刀室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至于她传给时之政的一万字检讨——
有将近八千五百字是控诉时之政的锻刀bug,将近一千字是打滚哭嚎一期一振[组成材料带草莓]来了之后遭受的财政损失[如近期扩建装修在和式庭院里的欧式凉亭,还有其上华丽的浮雕]和近两百字对于藤四郎弟弟们的复杂眼神的愧疚和委屈。

不过这个可以暂且按下不表,反正时之政的回复是原件打回,上盖红章“已阅”。

据说大太刀一砍三没问题。
有了太刀一期一振,审神者出于保险考虑,暗搓搓想着如何得到大太刀。

这次的审神者悄悄问了隔壁的同僚如果想要大太刀怎么办。
隔壁的同僚先生和善的告诉她,可以尝试买壶酒放在旁边,然后尝试基础公式5665,有很大几率得到爱酒大太刀次郎太刀,有了次郎太刀也不怕太郎太刀不来。

审神者好了伤疤忘了疼,暗搓搓跑去万屋买了壶时下热销的甜白葡萄酒,且并没看清这是女性审神者中的热门,而次郎强推酒水就摆在这款旁边——于是这次锻刀的结果或许可以预测了。

事实上没有那么糟糕…或许可以说是更糟糕了。

在审神者拜托刀匠放入5665公式的材料锻刀时,她随手把这瓶包装精美的甜白葡萄酒放在了锻刀炉的炉口旁。
这个本丸的刀匠先生十分和善亲切,其中一部分原因或许在于,他知道就算这位审神者之前百锻所有公式都只出部分短刀脇差,也不会对现存的付丧神大发脾气,就算不甘心,也还是会克制自己留下足够修复刀剑制作刀装的材料。
他笑眯眯的放下茶杯,摸了一个月的鱼还蹭了不少好茶的刀匠工作的时候也还是很认真的。他把材料一样一样分类摆放,按顺序投入锻刀炉。而一旁的审神者跟在他后头,正常身高的审神者勾着腰背跟在矮小从容的刀匠身后,莫名有种黑道大哥与狗腿小弟的既视感。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可惜有个意外。在放入最后的材料之后,审神者一个迅速转身闭眼心中默默祈祷一定要出大太——就在这时,审神者的小清新田园风碎花连衣长裙裙摆荡成一朵半开的花,眼看着裙角就要扫到刀匠先生的茶杯沾上茶水,刀匠先生可不愿小姑娘喜欢的裙子被弄脏,他迅速弯腰把茶杯挪开自己却没能站稳,仗着自己是刀匠不怕热他一手扶住了锻刀炉炉口边…稳是稳住了,可他也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

那瓶甜白葡萄酒。
那瓶包装精致华丽,瓶子设计独特,深受女性审神者欢迎的甜白葡萄酒,在刚好抬头却没来得及补救的刀匠先生的眼中,在回过头来看时间的审神者眼中,掉入了锻刀炉。

——[47:59:59]

“…哦嚯。”x2

审神者:嘤,又,又玩脱了QAQ
刀匠先生:…人老了,谢罪辞职吧,然后在时之政门前静坐抗议,至少多给小姑娘点补偿,让我赔罪。

当然,最后刀匠先生还是没辞职,审神者说她自己也有错,刀匠先生毕竟也是好心。
两人不停的对着对方又是鞠躬又是赔罪,最后达成了统一,他们默默看了眼燃烧得正旺的炉火,互相拍拍对方。
审神者给刀匠先生放了两天假好好散[逃]心[避],刀匠先生给锻刀室落了两天锁假装维[拖]修[延]。

但无论怎么自欺欺人,时间还是到了。审神者和刀匠先生不约而同在刀剑快要完成前三小时来到锻刀室门口,又是转圈又是跺脚,两人最后还勾肩搭背[这可是个高难度动作]的一个蹲坐成一团一个挨在身旁,形成了[双人成团版瑟瑟发抖.gif]。

最后在锻刀结束前五分钟,两人做出一副相似度极高的“已准备好奔赴断头台”的悲壮神情,一同推开了揭开封条的锻刀室的门。

事实上在刀剑完成之前审神者还有点儿自欺欺人的在想如果出来的是经常饮酒的刀,恐怕也不会有太大区别。可最后一秒归零之后,仅凭刀剑长短,就知道,这绝不可能是短刀[不动行光]、枪[日本号]或者大太刀[次郎太刀]了。
审神者颤颤巍巍的伸手碰了一下散发着甜葡萄酒香气的太刀,然后——

“在下江雪左文字,在战争无法消失的悲伤世界里,至少还有酒相伴。”
他还在素色宽袖的遮掩下小小的打了个酒嗝。

暗中围观了审神者与刀匠近三小时失常行为现扒着门框往里瞧的小夜左文字:…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