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个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3]

食用须知: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标签考虑中
(´•ω|本章受害者…ummm好像还没露脸?
(´•ω|就、一不忍心,刚码好还没捂热乎,就放出来了_(:з)∠)_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隔天,审神者被好好教育了一顿。

不是时之政,是自家本丸的短刀、脇差和初始打刀。他们正坐着勉强在审神者身边围了一圈,挨个教育审神者。
房间另一侧,一身缀有大量深深浅浅粉白色蕾丝王子系洛丽塔服装的一期一振端着小茶碟注视着茶杯内侧,双腿并拢两脚微收坐着高脚椅的三分之一。
看似专注于喝茶淑女[划掉]优雅十足的一期一振,实则半天没动一口,剩着小半杯红茶的小茶杯微晃,调整角度在光滑杯壁上映出审神者的影像,看着审神者小姐第十三次在悄悄掰指甲上的指甲油,第二十九次被乱抓住走神。
而在他身旁也占了个座的江雪左文字又得了一瓶甜白葡萄酒,早有先见之明的在之前就开好了瓶塞,与莫名的开瓶器一样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个高脚杯,半透明的甜香酒液灌了大半杯,无论谁想过来阻止他几乎都会得到一句:“原来,无尽苦难的地狱里,连这缥缈的蛛丝都不能存在么?”
不过显然他也并非专注与喝酒,他的弟弟小夜左文字也排着队准备下一个接着教训审神者,审神者刚被发现走神现在可怜巴巴的盯着地板满口“好好好”。酒杯上模模糊糊照出影子来,就不知江雪所看的到底是谁。

其实两个容貌优秀身材特棒打扮也赏心悦目的付丧神以不同的姿态坐在高脚椅上还是很吸引人的,不过现在审神者挨着训愧疚越来越深,其他付丧神们则专注于教训审神者,一开始出刀只有他们几个也就罢了,可这两次锻刀两次都发生了…誓要将这种本应万里无一的锻刀bug事件断绝!

这场前所未有的教育大会并未间断的开了三个小时,之后压着审神者去吃午餐,然后又开始念念叨叨念念叨叨了一个半小时。
最终以审神者泪流满面高举双手投降担保自己再不信奇怪的玄学公式再也不带无关的东西去锻刀室为结束。
这是付丧神们的大胜利。

促使审神者飞快的做出决定的或许并非不间断的教训,而是付丧神们的车轮战。
毕竟审神者小姐还是很会耍赖的,说话含含糊糊积极认错死不悔改做得相当熟练。
可当审神者小姐看见药研第三次准备上阵开讲并从容的掏出润喉片的时候,她高举双手赌咒发了毒誓:
“如果我再信那些玄学我就一辈子不出四花及以上刀剑!!!”

听见这种毒誓的付丧神们心下一震,然后迅速停下了教育审神者大会,一脸和善的“好好好我知道你一定会做到的:)”,拍拍泪流满面的审神者,安心的放她锻刀去了。

审神者悲痛欲绝,在锻刀室抱住刀匠先生嘤嘤嘤,连在衬衫后面可爱的兔儿兜帽戴在头上的时候显得她更像是软哒哒的垂耳兔,领口缎带吊着两个毛茸茸的球,一直垂到腰间,随着审神者的嘤嘤嘤有节奏的一跳一跳。
其实只要小姑娘对着付丧神大人们这个样子嘤嘤嘤会儿,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教训得这么厉害啊。刀匠先生这么想着,好脾气的拍拍往自己衣服上拼命糊眼泪鼻涕的审神者。

最后,今天审神者决定还是延续之前的日常公式all350。

没带玄学物品,审神者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抬眼一扫时间栏,还没开始显示时间。她叹口气,撑着地板站起来,反正最好不过[00:39:59],到时候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堀川国广第十七号机。
有个意外。
其实这件衬衫是长袖,这段时间天气热也没法穿,压在衣柜里好久好不容易等到今天降温。可审神者不知道这件衣服上的绒球并没有原来那么牢固,刚才的动作把它弄得更加摇摇欲坠,这么猛得站起,小绒球就忽然背叛组织,从缎带上掉下来,蹦哒了两下,掉进了锻刀炉里。

盯着衣服上缺了一个绒球的缎带的审神者还没反应过来,计时器突然“哔”了一声,在审神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哀惧交加的眼中,显示出了这次的时长——
[999:59:59]

——一千小时。

审神者差点一翻白眼昏过去。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