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个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3间奏]

食用须知: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
(´•ω|鹤丸国永的间奏日常←
(´•ω|说!谁吃了我的脑子!不!我没毒!放开我!!!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锻刀又出问题了。
这次是变成四五岁小孩样子似乎连记忆和思想都一同稚嫩起来的鹤丸国永。

正常体时候鬼点子就异常多的付丧神变成小孩子后一举彻底变身熊孩子,虽然体型不那么方便,但没了成年体态的沉稳和谨慎,鹤丸的搞事等级简直翻倍再翻倍!

第七次逮住准备往晚餐里面倒一罐糖的鹤丸国永,顺便把他从“即将变成水煮活鹤”的可怕状态中解救,审神者觉得最近自己甚至有点向保育员靠拢。

“就算要恶作剧,也至少要保障自身安全吧?”审神者拍拍鹤丸的脑袋,有点心累。
鹤丸嘿嘿笑了两声,似乎完全从刚才恐惧中解脱出来了,他讨好的抱着审神者的腿,用自个儿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蹭蹭她:“会在的啊,不会让鹤出事的,一定,一直,对吧?”
他说话有点颠三倒四的,想到什么就先说出来,完全不顾语序混乱到甚至令人有些理解困难。
“一直?”被这样的鹤丸团子撒娇蹭蹭,审神者觉得自己甚至不止心软了,还快化了。
“是啊,一直,只要是小孩子!”鹤丸笑起来,金色的眼中仿佛盛满冬日清晨暖融融的阳光。
“嗯,好吧,毕竟照顾孩子,是大人的责任啊。”审神者小姐也笑了起来,把今天穿着的黑色职业女性西装,都笑得一起温柔起来了。

“说起来,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啊!”
“嗯…好像是赤…”
“赤?”
“好像还有什么来着?啊,记不起来啦——”
“诶——”
“人老咯~”
“骗人!”
“不过没关系啦,反正总会想起来的吧。”
“那我就先叫你小赤!赤~酱!”
“作为小孩子要尊老啊鹤丸!这种乱来的昵称我可不要!”
“赤酱在说什么~鹤丸大人没有听见♪”
“鹤丸你给我站住!”

“等会儿鹤丸你慢点前面是——”

“才不要~诶、”
“扑通!”

“水池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