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个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4]

食用须知: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标签考虑中
(´•ω|本章受害者…猜猜看呀?www
(´•ω|并没有失踪的回归xxx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毫无意外,这次的锻刀结果换来的是一次熟能生巧的反省报告,上交给时之政,盖上一个熟悉的“已阅”。

眼神死的审神者与被扣了工资的刀剑先生面对面的坐着同时叹了口气。
所以说,让审神者小姐独自锻刀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啊。

然后付丧神们开始转移重心,从“教训不谨慎的审神者”转移到“谁来监督审神者锻刀”。
别放弃对审神者的信心啊,大家。

整日半醉半醒的江雪首先被剥夺资格,然后是与之差不了多少的不动行光。
——然后江雪按着准备拔刀的小夜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动行光则嚷嚷着“废材刀也有能做的事情啊!”。
鹤丸被以“年纪太小”为由剥夺资格,实际上还是怕这位如今真的变成“熊孩子”的付丧神故意搞出什么事情来。
——鹤丸立即反驳起来,并企图用行动反抗这个不公正的决定,然后这小小的孩童被一根手指戳着额头,摔了个仰倒。
秋田似乎还记得那天自己出声吓到审神者令草莓掉进锻刀炉的事情,捂着脸主动退出“竞争”。
然后一期一振被指责身上的小装饰太多要是也掉进锻刀炉就不用审神者亲自动手了。
——一期一振微笑着安抚弟弟们,似乎并不生气,但那微笑却令人微妙的看出他背后似乎张牙舞爪着黑气。

然后药研被“平时最喜欢研究古怪药剂的人就是你吧!”而剥夺资格。
乱则是被人说“如果和审神者聊起什么来就根本不会注意到锻刀炉”。
爱染国俊被说“太喜欢祭典要是把团扇丢进去就糟糕了”。
堀川国广得到的评价是“太宠审神者了根本就不会管她怎么做”。
歌仙兼定的评价是“对待审神者简直像是傻爸爸看女儿一样!”他为此抱着腿面对墙壁。
而小夜…“你的哥哥已经人设崩坏了所以下一个也崩坏就算是复仇了吧!”。

变成了这样无意义且莫名其妙的互相指责。

被闻声清醒的审神者每人在头上敲了一下,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的手手指一屈敲下去发出清晰的一声响。
捂着脑袋冷静下来的众人最后还是决定抽签。

拿到“监督一次”的纸条的是不动行光。

最终变成了审神者告诉刀匠材料是多少然后不动行光在一边摇着他的甘酒罐子。
放下去的材料是all50,大概是因为这次审神者觉得不会再有意外之欧所以死心的缘故。不过,事实上这种情况下如果锻出稀有刀也只会是惊吓。
不动行光看了眼时间[00:19:59],满意的点头,然后他凑近了看看锻刀炉,觉得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掉进去。

——“不动行光!我的杯子里怎么会有你的甘酒!!?”

爱染一声大叫令保持高度警戒的审神者浑身一抖。
不过更令她惊吓的不是这个。

不动行光下意识因为呼叫而大幅度转身,审神者喉咙里发出一声尖叫:“不动——”

晚了。

不动行光转身太急,没顾得上手里的甘酒罐子,罐子里满满的奶白色液体洒出,浇进锻刀炉的烈焰里发出“刺啦——”一声。

“…行光。”一切发生得太快,审神者还没来得及叫完他的名字,就见到显示器上的时间蹦了一下,随即变成了[04:55:59]。
不动行光茫然的收回手,与审神者的目光相对,面面相觑。

“不动行光,想要变成有担当有能力的刀么?来,我们先一起去写份检讨吧。”
审神者这么说着,神情意外的变得平静下来了。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