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耿直清奇的异世界食堂[三]

食用须知:
1、食堂内部傻白甜日常,大概是[异世界食堂]梗,门内门外世界不同,食堂堂规[?]第一条就是不准捣乱,任何形式的捣乱都不行
2、原创男性主角注意!主角为食堂堂长[??],同时兼任厨师长职务,顺带一提,厨师也只有一人[包括厨师长在内]
3、大写的OOC警告!文笔渣预警!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电脑]或返回[手机]
PS:深夜想困告[划掉]激|情|更新,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_(:з)∠)_
========
墙上的钟敲了二十三下。
并不算太旧的门发出吱呀的响。
鞋子踏上木地板轻轻一声。

“欢迎光临哟——”角落里的白窦蔻撑着身子艰难的从软乎乎暖乎乎的好几层被子与垫子里挣扎出一只手,又探出半个毛茸茸的脑袋来。

冬天到了,温暖的被窝就是天堂,白窦蔻只要一陷进去就出不来,特别现在还是晚上,晚上通常有些冷。
萤丸在楼上睡着,白窦蔻可不想奴|役|童|工,毕竟他是一个优秀的堂主,他的食堂也是完全合格且优秀可以评选“五好”的食堂。

一只手握住了白窦蔻稍稍悬空的手腕,是温热的,像是特意将手搓了又搓展现出无害又讨好的温热。
然后那只手把软趴趴的白窦蔻从被子堆里拔出来——
“这么没有防备可不好哦,白先生。”

“…嗯?”白窦蔻迷瞪瞪的半睁着眼半趴在桌子上,半晌才反应过来,“啊,是你来了啊。”

来者穿着青蓝的羽织,一双眼眯起,弯弯的展现着无害的笑。

“随便找个地方坐?”白窦蔻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的手腕,“既然来这里了,就好好吃一餐吧。”
大和守安定偏了一下头,好像想说点什么,又半途止住了声音,放开了手在最近的座位坐下了。
在这家食堂里说违反白窦蔻决定的话一般都是不会成功的,特别是当那件事有关做饭的时候。
软体动物白窦蔻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硬骨头,得以成功站立,然后软乎乎的被子突然降落盖在安定的头上,把他整个人罩住了大半。
“把你自己包包好,整个人只有手心才有温度的大宝宝安定。”

一脸茫然的安定拉下被子,瞪大的眼睛眨了眨,又很快重新弯起。
他如白窦蔻吩咐的,裹起柔软的还带有白窦蔻温热体温的被子:“谢谢了。”被子裹着身体,仿佛真的能隔绝寒冷,通过残余的体温感染自己。安定习惯性的笑了下,虽然只是仿佛能够。

白窦蔻摆摆手,一如往常的转身走向厨房。

白窦蔻这次不做小菜也不做凉菜了。
他就下碗汤面。
对,条状主食带汤能填饱肚子的一碗普通的面。

“你的餐点,未命名16,请安心享用。”※1
白窦蔻把面端出来的时候安定都吓了一跳。
白瓷的碗,半透明的汤,以及碗里堆成小半圆的面。
没了,对,没了。
葱花都没放,就这么碗面。
大和守安定的嘴角抽了下,转头却发现白窦蔻又陷在之前的被子堆里了。

唉。
他叹口气。
事实上,安定自己也不确定白窦蔻有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暗堕了的事实。※2
像平常一样的态度,敢背对自己,甚至无防备到又团在被子里。

还有这碗面。
纯粹的,只有汤和面,连半点菜丝都看不见。

这可别是报复自己太久没来吧?安定笑了笑。可他也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没心没肺的白窦蔻整天就没想过要是没客人来自己还有没有钱挣。

安定挑了一筷子面条。
这是十分普通的直面,长而扁。
这是至少在天|朝超市绝对可以见到的那种圆柱纸包的桶装干面。
对,就是那个。
在天|朝太普通,甚至不是日|式拉面的面条。

安定叼着面条的一端,吸溜面条发出声响。
有点烫舌头,面条真的是刚做好的,连汤都太烫。
…可是很好吃。

半透明的汤汁是熬了很久的猪骨,在调咸味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还放了点酱油。
可是很好吃。
完全没有不和谐,只是有咸香与鲜美。
安定睁开眼,以往蓝色的眸子已经染上了不详的红黑,可此刻却太过澄澈,那是能一眼望得到底的清泉。
面有些烫,可是也很暖。一口咽下去,身上已经泛起了暖融融的温度,不管是因为食物带来的热量还是心理因素。
真的是太温暖了。

冬季未过,却已然寻到了真正的避风港。
太温暖了。

他又挑了一筷子面条,这会儿不是一两根了,而是一大筷子,吹两口气又吸溜下去,他本打算继续这么吃完这一大碗面,却看见面条堆里露出些什么。
筷子尖拨开上层的面条,里面露出的配菜满当当。
一个白净的水煮蛋,黑木耳切成细丝,几块排骨看上去都是中段,几块白萝卜块炖得只剩甜味,保持着绿色的青菜,粉色的火腿丝也藏在里面。
——典型的白窦蔻式惊喜。

安定偏头看了眼白窦蔻,发现白窦蔻也在看他。
白窦蔻露出脑袋侧靠在冰凉的桌面上,毫无自己弄乱了桌布的自觉:“看我做什么,再不吃面就要涨了。”

安定笑了下,这完全是下意识的。他很快又收起了笑。
眼眸里的颜色浑浊。眼眸中的情感清澈。
怎么可能是报复呢?怎么可能是疏离呢?
他转回头。
他终于确信白窦蔻看见了自己的眼睛,可那人甚至都不扯嘴角,连个惊讶或厌恶的伪装都懒得做。
咬开水煮蛋不需要太大力气,因为这是溏心的,柔嫩的蛋白,橙色的蛋黄,中心甚至还不能说是固体。
木耳丝还是脆的,是另外做好拌进去的,却因为浸在汤里藏在面里而变成了同一温度。
排骨肉已经软烂,咬一口,肉香味能直接从舌尖传遍整个口腔,排骨里的碎骨也已经被洗掉挑走了,完全没有骨头的碎渣扰乱进食的兴致。
白萝卜也软软的,可并不像蔬菜蔫了般的软,而是吸饱了汤汁的软,筷子可以轻而易举的往里一插,咬下一口里面也会有着鲜甜的汁水。
青菜煮软了,没有生,甚至没有脆,危险的保持在熟与烂之间,温和的口感。把盐分熬进汤里之后,火腿丝也不那么咸了。夹一筷子青菜混着火腿丝一起嚼也是种美妙的享受。

面,菜,汤。

这样的温暖,不会让寒冷接近半分。

不知不觉吃完了面,安定端着碗又喝完了汤。
白窦蔻不知道什么时候推过去了餐巾纸,现在又正把脑袋往被子里缩。
安定擦了嘴,又把白窦蔻从被子里拔出来:“也不怕呼吸不过来?”
安定笑道。这次他是真的想笑了。
“不会啦…”白窦蔻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耍赖似的拖长了尾音。
安定想笑着开几句玩笑,可他又想起这是间餐厅,他付了钱就该走了,出去之后也怕难再来,于是他嘴角的弧度又收了起来。
安定拿出几个金灿灿的钱币往白窦蔻手里塞,白窦蔻手里放着几枚金币却并没有收下,仍张着手心对着安定:“钱不够。”

“…诶?”安定怔愣。
“深|夜|招|待食客,主厨亲自操刀,材料完全新鲜,汤浓味美,而且定价是这个——”白窦蔻手臂一挥隔空指着不远处小黑板右下角加的不知道缩小了几个字号的粉笔字。
[排骨面未命名16定价200小判,如加蔬菜则再加100小判,如夜21点后|服|务则再加300小判,可叠加,即时生效]
“诶?!可是…”
“没钱…?没钱就留下打工还债吧。”
“啊、不…我的意思是‘好’,请让我留下来打工还债吧。”

安定伸出手,温热的掌心抚在因白窦蔻方才贴在桌面上而微凉的面颊上。
安定说,“好”。
然后第二十四声钟声敲响。

这可真的是太温暖了啊,寒冷哪还能靠近呢?

一纸契约,一个签名,灵力流入梳理,第二位员工正式入职。※3
========
白窦蔻:员工二号到手,且终于不怕良心自责[像|童|工一类]而不使唤员工了:D
========
※1:深夜|激|情|胡|扯|菜谱,包括采用面条、汤底、[并未说明清楚的]调味、配菜等请勿轻易尝试,特别是请务必警惕将其分享给口味不明的国外友人,这次的食谱构成真的基本胡扯
※2:暗堕有风险,情况很多变,安全需谨慎,各位审神者在日常生活中请勿轻易尝试白窦蔻的做法哟√
※3:大和守安定:目前状态暗堕,保有理智,之前也来到过食堂用餐,与白窦蔻相熟。目前在食堂担任职位“打杂[可以被白窦蔻使唤的]”和“试验品[划掉]试吃者”。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