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狐言[二]

食用须知:
| ᐕ)⁾⁾ 主角“战场上的鸣狐”,ooc且苏,与原本的鸣狐不同←
| ᐕ)⁾⁾ 本章出场审神者大概是女性←
| ᐕ)⁾⁾ cp未定,剧情放飞私设大量,脑子丢了,不考据不扯历史,渣文笔请多包涵
| ᐕ)⁾⁾ 与前同,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
| ᐕ)⁾⁾ 嘿!新坑第二弹!
=======
“然后那位鸣狐先生就拔刀,刷刷刷的把敌军的六人都打败了!”本丸的议事厅里,六把短刀坐在中间的位置,乱藤四郎则在描述当时的场景。
一旁的药研补充:“敌军真的很快,刀尖几乎到了面前而我只能勉强挡住。”
“但是下一刻那名敌军就被那位鸣狐先生一刀入腹!——的这样杀死了。”不知道是有意拆台还是单纯补充,厚拍拍药研的肩这么插了一句。
药研瞥了一眼厚,两名平时都太过稳重的短刀付丧神在这时候显现出了点孩子气。

“抱歉,我接到时之政的通知说那个战场出了问题时却没能及时将你们召回,害你们遇到如此危险的状况。”坐在主位的审神者俯身道歉,即便作为在座付丧神们的领导者,审神者也并未显露出半分不应有的傲慢。
坐在审神者左侧的初始刀蜂须贺虎彻与右侧的当日近侍鹤丸国永也同样行礼,在这时候,他们同样不会用不合时宜的态度来对待这件事。

六位险些遇见危机的短刀付丧神互相对视,语气轻快。
“没关系的,我想大将也并非有意之失。”
“主公,我、我没关系的。”
“今天晚餐好好犒劳我们一下就好了!”
“嘿,我想主公给我扎辫子~”
“你们别太过分了啊!”
“别让主公为难啊…”

既然身为主角的几个孩子这么说了,那么他们的家长也没再绷着脸,柔和了严肃的表情,挨近坐着的一期一振摸了下秋田的头:“弟弟们都这么说了,作为兄长的我如果再冷着脸,会被弟弟们责怪的。”
“呀呀,鸣狐他也认为没有造成伤害是件十分值得庆幸的事情,主公大人也不要过多自责啦!”趴在肩头的小狐狸这么说着,而白色短发的青年也点头表示赞同。

凝重的氛围变得轻松,主位的审神者松了口气,脸上也带了点笑:“那么今天晚餐我也来帮忙——”
“不不不主公您还是好好休息吧!”
“厨房里面的事情我们来就好了!”
审神者夸张的做出一副捂着心口的“宝宝对你们很失望.jpg”样子,然后又收敛了开玩笑的神色:“还有一件事,有关于你们在战场上遇见的那位‘鸣狐先生’。”

“我想知道,在座的各位有什么看法。”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