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5]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划掉无脑傻白甜标签
(´•ω|已经不想掩藏自己的黑心肝了[。]
(´•ω|本章没有受害刀[划重点]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我做到了!一月前的更新,我做到了!xxx
======
“我要一起去!”光着脚的审神者鼓着脸颊站在廊上,面前是即将出阵的付丧神们。
审神者想要与刀剑一起出阵。

好脾气的一期一振弯着眉眼温婉——的确是这个形容词没错——的笑着,扶着腰间的刀剑伸着手捋了捋审神者的头发,手套口缀着的草莓形状挂饰也晃了晃:“不行哟。”
说出的话可就不让审神者认为有多温婉了。

审神者气鼓鼓的嘟起嘴,啪的拍开一期一振摸着她头发的手,闹起脾气来。

“才不带赤酱去,这样就没人管我啦!”幼小的鹤丸拖着比他身高还长的本体刀剑笑嘻嘻的火上浇油起来。

一旁的今剑以无奈的表情狠敲了了一下鹤丸的头,咚的一声听得人心惊胆战的,然后就收获了一个泪眼汪汪抱着脑袋缩成一团的鹤团子。
“请别听鹤丸胡说,我们会负责看好他的。”今剑把双手拢进袖子里,一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注视着审神者,眼中全是不可忽视的认真,“所以,不用担心在战场上的我们,在本丸里等待我们的胜利就好。”

“可是…”审神者被戳中心里担心的想法,有些动摇起来。

在旁拿着酒瓶子没说话的江雪还是叹了口气,用他独特的,带着酒的气息与不可思议的沉稳的慢悠悠的语调说着:“若想出阵,好歹也需要一身战服吧。”

“若能穿上战服,一起去也未尝不可。”

审神者眨眨眼,对着江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欢呼着跑去房间。

而注视着审神者的四位付丧神,无论是坚决反对的或者秉持其他态度的,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

砰的一声推开门,也不管门框撞得震天响,审神者打开衣柜就翻看起来。

可是这太奇怪了。
无论是挂起来的衣服还是折叠着堆放的衣服里,都没找到她的战服。

真的太奇怪了。

她明明有一件战服的,她明明有一件的。
那是一件深色的,不易弄脏且轻便的战服。
她努力回想,她记得——

眼前被房间里灯光着凉的衣柜暗了一下。
她看见自己的手腕被黑色的长袖覆盖,手上也戴着黑色的手套,可黑色上有什么更加深刻的颜色,她想那是——

房间里的灯亮了。

她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战服。

属于女性的,纤细的手腕上,空无一物。

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她的战服究竟放到哪去了呢?

在房间的外面,听说审神者又不穿鞋袜到处跑的歌仙呼唤着审神者注意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最终,出门就被歌仙念叨了一顿的审神者既没能跟随出阵,又被押回房间里,老老实实的穿上了鞋袜。

看着四个差别过大的付丧神出阵的背影,审神者突然有种不想让他们远离的冲动。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审神者站在原地,最终也只是对着背对自己的四人,挥挥手。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