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6间奏]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划掉无脑傻白甜标签
(´•ω|上章受害刀[和泉守兼定]在线
(´•ω|年末了,搞不动事了,信我,真的[。]越来越短小是错觉,大概[。]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普通的本丸来了新的刀剑,大概就算不是开庆祝会也是会开心的。
可10086号本丸毕竟不太一样。

这次的审神者,毫无疑问收到了心如死水的微笑xN,和宛若日常的惊吓xN之类的。
当然,最主要最突出的,还是堀川国广如影随形的心痛与哀怨的目光。

仿佛可以穿透桌子、墙壁、门板等各种各样的物件的目光,令审神者一天都没觉得热——当真是透心凉。

当然,很快堀川就没功夫继续这么盯着了。
他总得防范披着白布的和泉守又蹲在什么角落里窝了一天——连饭都不记得吃的那种。

手合也是一件麻烦事。
因为谁都不清楚,明明有能力反手一刀还击的和泉守,为什么一动不动的任人一刀拍倒,然后扯着白布缩在原地:“毕竟,我就是这么没用的刀啊…”
仿佛一个白蘑菇,冷漠,凄清,又幽怨。

被告知了这种情况盯了和泉守一天的审神者终于忍不住了,扯着这团白布包的付丧神就往外走。
一米八六的高大的男性付丧神就这么被身为娇小女性的审神者扯的踉跄前行的场景有点令人发笑,可当事二人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的模样也就没人敢笑了。
“我说你啊,本来能够还手的吧。”审神者头也不回的扯着和泉守。
勾着腰的付丧神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抓着白布防止它掉下来。
“整天说着什么弱小弱小的,有意思吗。”平日里玩玩闹闹,被付丧神训了也乖乖认错的审神者此刻像是一把利刃,比身后的付丧神看起来硬气得多。
和泉守眨眨眼,保持着平日里的自卑消沉形象,发出的声音也极小:“我很弱。”
审神者用力扯了一下和泉守,把他扯得差点没站稳:“只是你没有还击而已。”
和泉守没说话。
他想问审神者,无论还击与否,都无法改变结果,这是弱小的,没用的,审神者自己不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但是他没有说出口。

审神者把他拽到手入室按着他坐下了。
充满着灵力气息的特殊粉末被审神者撒到和泉守的手背上——刚才被打中的时候,倒地蹭伤了一块。
“不但堀川,我们都会担心你,和泉守。”他听见审神者这么说。
“你绝不是弱小的,没用的,我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刚才的,已经没有必要问出口了。
和泉守这么想,他已经得到了审神者的答案,另一只手,也将紧紧抓着的白布,悄悄放松了一点。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