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耿直清奇的异世界食堂[四]

1、食堂内部傻白甜日常,大概是[异世界食堂]梗,门内门外世界不同,食堂堂规[?]第一条就是不准捣乱,任何形式的捣乱都不行
2、原创男性主角注意!主角为食堂堂长[??],同时兼任厨师长职务,顺带一提,厨师也只有一人[包括厨师长在内]
3、食堂里的客人真的很杂!各种各样!
4、大写的OOC警告!文笔渣预警!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电脑]或返回[手机]
PS:凌晨想困告[划掉]激|情|更新,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再+1_(:з)∠)_
========
一觉醒来多了个同事是怎样的体验?
萤丸揉搓眼睛,看着仍旧裹着一身厚棉被的白窦蔻给他介绍新人。
一旁眼睛里的红色还有浅浅一层没消散的大和守安定一边帮白窦蔻提着棉被的一边免得沾地,还要面对白窦蔻时不时不满的一扯被子妄图摆脱安定对棉被的掌控。

简直任性呢,堂主先生。

安定的员工服是大半夜下的订单,现在还没有到货,白窦蔻干脆就给他一件自己的衣服,对白窦蔻来说还有点大的白衬衫给安定穿倒是差不多了,一件驼色风衣也穿的像模像样的。
这还真是有些现世里还带着学生模样的青年人那温和又帅气的样子。
对此白窦蔻一边扯被子一边哼哼唧唧的说安定真是太胖了,可谁会信呀?

“安定先生是暗堕的付丧神吧?”萤丸用软绵绵的声线这么问,还有点儿起床后没喝水的沙哑。
萤丸的出声把两人的小打小闹情景剧瞬间关闭。
“嗯,不过很快就不是了。”白窦蔻说着又扯了一下被子,理所当然的并没有成功摆脱安定的手,只好默默的把被子裹紧了点。
“原来暗堕状态可以消除啊。”声音回归了少年的清润干净,安定眨眨眼,心情莫名晴朗了点,“请多指教,前辈?”
如果说这话听上去挺乖巧合规距的话,还要忽略安定刚说完就转头问白窦蔻:“刚入职的新人是这么打招呼没错吧?白先生。”

背后的欢快摇动的尾巴快要具现化了哟,安定君?

萤丸:…确认了,他就是来争|宠的:)

开门声响起的瞬间,萤丸和安定两人对视目光中暗藏的风云变幻瞬间消失。

一位意外遗落战场的员工萤丸,一位暗堕将除的员工安定,以一种极为玄妙的相识迅速拉近了两人间的关系,促进了和谐美好的员工爱。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哇:D

门脚在地板上摩擦,划拉出有些刺激的一声——有客人到来了。
萤丸和安定对视间隐约的阴云沉沉瞬间消失,两人都不会认错,这并非萤丸遗落战场后存在的小打小闹的不安与排外,也并非安定已经似有似无的暗堕气息与轻微的偏执,这是真真正正的——溯行军的气息。

门口扛着刀的高大身形僵立,眼中幽幽的闪着紫色的光,骨质的爪拧着门把,身后是太过明显的出阵战场。

不自觉的,屋内两人把手放在了仍旧携带的本体刀剑上。

啪、啪。
硬壳菜单册子在两人头上各敲了一下。
“别愣着,接(①)…欢迎客人了啊。”白窦蔻懒洋洋的这么说着,回过头又对着那敌大太刀抱怨,“你开门的时候又用力过度了,别傻站在门口,风都进来了,冷。”

那巨大的、浑身包裹着不自然色泽的“肌肉”与盔甲的怪物小心的松开了门把,放下刀,勾着腰轻轻的踏上了店内木质的地板。虽然他完全没必要在踏上地板时也那么小心,以他的重量,也只是在踏上地板时,趾爪发出的轻轻一声罢了。
似乎这间食堂温暖的力量影响到了敌大太,他发出幽紫色冷光的眼似乎也没那么刺眼了,他把手上拎着的刀往旁一放,巨大的身形使他一人就占了两人的座。

这并非错觉。

从未开过口的敌方大太张嘴,一口尖锐的牙因此显露,但战场上失去理智一言不发的怪物此刻说出了与他们相同的语言:“我,再次,来了。”
出口的话语仍有生涩、嘶哑,但毫无疑问,这是他们所使用的、能够听懂的语言。

安定与萤丸一愣,从未听闻溯行军能够说话。

“嗯,开心么。”这间食堂的主人这时候倒是从被子里出来了。他把菜单放在怪物面前,一手一个揉上了自家神情严肃的员工的脑袋,“这是我家两员工,大和守安定,还有萤丸。”
直到把俩脑袋揉的头发乱糟糟,白窦蔻这才放过了变得一脸茫然的自家店员。
“坐会儿吧,我做点什么给你。”

在白窦蔻转身去厨房时,俩先前还针锋相对的员工对视一眼,眼神交流毫无障碍。而后萤丸留在大厅里,单手向后还搭着刀柄,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戒备。安定则跟在白窦蔻身后进了厨房。

白窦蔻倒是没阻止安定跟进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今天刚送来的新鲜食材。
“白先生,那家伙没问题吗?”安定打出一记直球。
“能有什么问题。”白窦蔻完美闪避,干脆利落的如同他手下被快速切粒丢进碗里腌制的里脊肉。
而在里脊肉放置腌制的过程中,白窦蔻把青红两色的甜椒洗净,与早就处理过切好的菠萝块切成同等大小。
“可溯行军、那家伙是敌人,并非可以信任的…”安定并不清楚如何说服白窦蔻,至今与他连上灵力还是靠着白窦蔻那份所谓的“劳|动|合|同”,这要如何向白窦蔻解释暗堕与溯行军这类名词、再者安定自己也在昨天还一身暗堕气息。
白窦蔻利落的处理食材,带着点恶趣味的看安定憋红脸支支吾吾了大半天,差点在大冬天的急出一脑门汗来。
“放心,那位不是第一次来。”白窦蔻将腌好的肉裹上蛋液沾上面粉整齐码在盘子里,“而且,没有人能在这个食堂里胡闹。”这句话像是有什么隐含的意思,然后一时间陷入思索的安定就被手上沾着面粉的白窦蔻戳了额头,留下一个白点。

热油把里脊肉炸得表面金黄酥脆,切了蒜粒与青红椒一起入锅煸炒,原本油与蒜的香气很快又被倒入的番茄酱盖过,调味倒水搅拌,甜香变得浓郁起来,倒入炸好的里脊肉和菠萝块,翻炒收汁,装盘时原先金黄的肉块已经全都均匀裹上了橙红的酸甜酱。

白窦蔻转头见站在身侧的安定仍沉着脸,拿了双干净筷子夹了块肉就往安定嘴里塞:“好吃吗?”
还没思考出个什么所以然的安定下意识嚼了两下,反应慢半拍的被烫得张嘴吸气又不舍得吐掉嘴里的肉,好不容易把肉咽下去才憋出一句:“好吃。”
“别想太多了。”白窦蔻把菜放在餐盘上,又从碗柜里拿出一个勺柄略长的金属勺子放在餐盘里叠好的餐巾纸上,这才端着餐盘走出厨房,“没有人可以在食堂里胡来。”

出去的时候萤丸好像已经没那么戒备,敌方大太刀伸着爪子在半空中比划着什么,见白窦蔻出来了,两人一同转头看了过去。
“这是酸甜肉1(②),请安心享用。”白盘子里裹着半透明的橙红色汤汁的肉仿佛在暖色灯光下闪着光,与同样浸在汤汁里的金色菠萝块和青红椒一起,像是裹着糖衣的宝石。
敌方大太那样的手掌拿起筷子或许不太容易,但如果是勺子就轻松多了。
他拿着勺子双手合拢,嘶哑的声音低低念了一句:“我开吃了。”这才用餐。
这样的动作由敌方大太来做其实是有点滑稽的,但就算白窦蔻裹回了被子、安定转过头盯着地板、萤丸一直注视着他,没有一个人因此发笑。

舀起一块肉放进嘴里咀嚼,甜味与恰到好处解腻的酸味一同在嘴里炸开,久违的滋味令敌方大太眼眶里幽紫的光闪了闪。
酸甜与咸味很好的融合在一起,炸过的里脊肉表层的酥脆已经没那么明显,但内里的肉却依旧软嫩鲜香,是带着热气的美妙滋味。
青红椒咬下去还是脆的,本身属于甜椒的清甜就是完美的加分项,这样的味道就算再不喜欢吃甜椒的孩子也会忍不住多吃两口。
本身是水果的菠萝把自己的甜味分了一些给汤汁,早已成为了组成这样美味菜肴的一部分。

不知不觉一大盘菜已经吃完了。白窦蔻没给他准备主食,敌方大太也没提要吃主食,两人什么都没说。
敌方大太站起,长长的骨质尾巴垂在身后摇了两下,然后咯吱他掰下自己肩上蛇状骨头的半边角来递给白窦蔻:“这个。”
“下次别想再用这个抵|账了。”白窦蔻接过骨角,算是默认了这样的饭钱,“走吧走吧,祝你如愿。”
敌方大太眼中的光又闪了两下,没有应话。他扛起来时的刀,仔细看去,刀刃上早已有了崩裂的痕迹。

白窦蔻和敌方大太都知道,这次能够进店已经是意外,而下次恐怕再难有。

在敌方大太将要推门出去时,从他用餐起沉默着的萤丸却突然上前一步:“…呐,长高的感觉怎样?”
敌方大太顿住了脚步,嘶哑的声音缓慢的说:“…有点糟糕,经过门时,必须弯腰…嗯,有点糟糕。”
他这么说着,拧开了门。
“——别再来咯!”萤丸摆摆手。
敌方大太也摇了摇空着的手,消失在门那边的战场。

【“头上真的是骨头的?”
——“嗯。”

“所有溯行军都像你这样?”
——“只有,在店里,才能。”

“你叫什么名字?”
——“Hota…我是说,H。”

——“…店长,很好。保护好他。”】

别再有下一次啦,在战场上碎刀吧。萤丸想。
至于保护好店长还用你说?我当然会做到的。

所以,放心的快点达成自己的心愿吧,就算愿望是遇上一队等级高的付丧神然后轻而易举的被他们消灭,Hotarumaru(萤丸)。

=======
(①):差点说成“接||客”,考虑到影|响|不|好|白窦蔻立即改|口|了
(②):此处菜谱|引|用|菠萝咕咾肉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