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请别随便进行百物语[四]

食用须知:
1、主角男性,妖怪,有大量私设,非手游设定,有名字,但没那么快出现[大概]
2、想着要慢慢来,结果还是没讲故事…要不来猜猜第一个故事说什么?
3、ooc警告!不考据,无脑,苏
5、不适者请第一时间按下关闭[电脑]或返回[手机]
附:这两章付丧神有点|路|人|化|很抱歉,之后开始专|门|相|处|讲故事时应该会好点√
=======

这个本丸里不止一两个亡者滞|留。

之前看到粉色头发异瞳的付丧神肩上就趴了一只脖子丢了一截的,估计是一直跟着,这种状态几乎称不上亡者,快变成怨灵。可惜变成怨灵也太弱,连付丧神都看不清形状。
一身白色的那个付丧神手边有个亡者小姑娘一直试着拉他的手,似乎被无视惯了,却一直没放弃。
戴眼镜的那个付丧神就十分不同,他身后那亡者一直试图拔他的刀,然后一次次穿过去,不过每过一小会儿那亡者都会恍惚一下,露出个傻兮兮的笑容,之后又变回面无表情。
就连付丧神身边都缠着这么多,别说这房子里面了,阴暗的角落里蹲着好几个也不是什么奇怪事。
这群亡者估计被困着时间久了,自身力量接近零,没什么接触实物的能力,顶多影响心理和氛围。
他们的样子,也就只有在地狱|任|职|的青行灯看的清楚。

被困着不是什么怪事,谁叫这地方是在时空缝隙里劈出块平台,时间流速|暧|昧,普通狱卒怎么来接亡者都是个问题。
更别提地狱现在还在跟时之政|掰|扯、嗯,交|涉。
青行灯的意外到来是个好契机,相信鬼灯大人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得到结果。

不出意外的,从包括青行灯在内两位意外到达时之政本丸了解情况与地狱相关的妖怪提|供|情|报(①),得知新进展的鬼灯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了这场看上去磨个没完的谈|判——说实话,时之政的人也松了口气,地狱那边的太能谈,而他们也不想死后成天困这儿,总得早点结束。
一个步步紧逼|鞭|子|糖|果|都|上|了,一个做着不情愿的模样实则自个儿下了台阶,彻底结束的过程就只有一个小时。

青行灯想过很快就会有结果,没想到来接亡者的是芥子小姐(②)。

“■■君很吃惊吗?”白色皮毛的兔子小姐这么问,绒毛下的嘴一动一动,像是小女孩的声音和语气极轻极软。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听到的称呼模糊不清,又是分明知道那是青行灯的本名。(③)
“只是有点惊讶。”面对芥子小姐日常状态软绵绵的询问,青行灯直接而诚实的回答了,“这些工作一般都是由接引课负责的。”
青行灯言语上十分礼貌尊敬。
芥子小姐可以说是大前辈,而且是在地狱每年都可以评上优|秀|员|工的狱|卒之一。
“嗯,因为这边也意外到了位‘鵺’先生吧,似乎和鬼灯大人沟通时表达了什么,鬼灯大人觉得我比较合适?”软绵绵的兔子小姐这么解释,虽然前爪捧着脸软乎乎有点受了器重又不好意思的模样,但谁也不敢小瞧她。
她身后有一串的亡者,专门|绑|缚|亡者并维|持亡者稳定的绳子系着他们的手腕,好几个冒着黑气的亡者脸上有大而宽的方印,大小形状正对得上芥子小姐身后背着的船桨。

青行灯把暂时居住的本丸中的亡者也一个个搜刮整理了出来——
虽然当时击打透明的东西像是打空气一样显得奇怪,但看着青行灯挥舞着灯笼提手敲击到什么“咚”的一声,就谁也不敢出声了。
等到青行灯把这些个亡者一个个串起来、亡者身影变得稳定可见的时候,他们这才意识到本丸里到底有多少个“人”在注视着他们的日常。看起来有点毛骨悚然。
——在这说句题外话,亡者的恢复能力很厉害,但被青行灯敲打的痕迹到现在已经完全不见了,芥子小姐的船桨印却半天没见消下去的。

鹤丸身边的亡者小姑娘是最配合的一个,没挨打,身形可见时被鹤丸用复杂的目光注视了好一阵子,乖乖问过青行灯后小姑娘就带着系着手腕的绳子和鹤丸一边聊天去了。
也不知道谈了什么,反正回来的时候小姑娘像是哭过了,鹤丸也罕见的感觉活跃不起来。
其他家伙就没那么配合,特别是从宗三肩上揪下来那个,几乎是被打到听到青行灯的|命|令就下意识服气的。

青行灯这是芥子小姐负责带领的最后一个点,亡者没一会儿就被全部数清带走,青行灯就在手边帮忙开了地狱大门的路顺利通行。

亡者这些也不是什么重点——重点是青行灯一个故事都还没开始说。

======
(①):与芥子提到的“鵺”先生是同一人,是同期与地狱有关联并联系鬼灯的另一位妖怪,不在地狱正经|任|职,但对于青行灯来说同样是大前辈
(②):芥子,传说“喀叽喀叽山”中的兔子,目前|任|职|于大叫唤地狱
(③):听不清名字是与设定相关,没有刻意隐瞒或者其他咒术保护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