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7]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划掉无脑傻白甜标签
(´•ω|本章没有受害刀,这两章大概会日常一下[大概]
(´•ω|本更记入还字,不带标题及食用及标点共791字√
(´•ω|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附:日更的我,看着字数统计,这才发觉两万字的可怕_(:з)∠)_
======

江雪又带队出阵了,临走时摸了摸审神者的头,袖子柔软的布料蹭了一下她的脸颊,带着甜蜜的酒香。
兄长什么的,真好啊。

审神者没能找到她的出阵服,只能盘着腿坐在走廊上,又向前一扑,把脸侧贴在地板上,好半天才转头换个面。
这是一个让付丧神们看着就觉得“会难受吧?”的动作。

“啊,主公原来在这里啊。”堀川国广从转角走来时刚好发现了这滩审神者,看着听见他声音的审神者保持着这样的动作转头换了个面看过来。

堀川抱着素白的披风,披风叠了几叠,可以看出是很洁净平整的模样。

那是和泉守的披风。
上次与审神者说过那几句话后,和泉守总算变得开朗一些,堀川倒是总想说服他脱掉披风——兼先生是十分帅气与强大的,所以请不要这样每日责罪自己呀?——虽然最后堀川也没能成功,这一点,只要看看堀川身后仍旧裹着白色披风的和泉守就可以知道了。
不过好在和泉守还是喜欢干净一点的,每次披风都会及时更换,而最后总是会拿兼先生没办法的堀川则是会帮忙把披风洗干净,如果让和泉守自己做就会洗成皱巴巴一团。

而此时,收完干衣服(和泉守的披风)的堀川在审神者静如死水的眼神中提议:“主公感到很无聊吗?不如与我们一起去‘甘之厅’?好像爱染、秋田他们打算一起玩什么游戏。”

“甘之厅”是本丸里最大的房间之一,一日三餐都会在那,不用餐时则会把桌子垫子都推到房间角落,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厅。

“诶?”审神者慢慢眨了两下眼,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兼先生也很期待与您一起去玩呢,”堀川笑着,微微偏过头看着和泉守,“对吧?”
和泉守不明显的抖了一下,扯了扯裹在身上的白披风,闷闷的发出一声:“是啊。”
“那,把我拉起来我就去。”咸鱼终于伸出了她的双手。

手被握住,被牵引,令人感到安心的,带着她站起来。
是刚才一直带着好像是不情愿的表情的和泉守把她拉着,扶起来站稳了。
审神者眨眨眼,没想到和泉守真的配合了她的任性,这反而让她愣住了。
被牵着走了一会儿,她才开口:“…真可靠啊。”
就像是危机性命的危险来到时也会扶住自己、也会说“没关系”、也会成为强大又可靠的护盾一样的,令人感到安心。
“嗯。”牵着她的手没有松开,沿廊吹过一阵风,兜帽滑落,黑色的长发微微飞扬起来。
很可靠喔。

赤眨眨眼,把眼里莫名的雾气眨掉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