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家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7.2]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划掉无脑傻白甜标签
(´•ω|本章无新受害刀,继续日常√
(´•ω|本更记入还字,不带标题及食用及标点共1127字√
(´•ω|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附:日更第二天,感觉自己很棒x[???]
======

等审神者踏进甘之厅时,秋田的手里已经有了一沓卡片,而歌仙的脸上还带着苦笑,他手下刚好写完最后一张——
还没来得及收好的那张红色卡片上的字,审神者看得一清二楚。

审神者忽然明白了他们到底要玩什么游戏。

秋田藤四郎突然抱住了她的左手臂,宝石般的眼睛期待的看着审神者。
不动行光扑上来抱住了她的右手臂,眼里湿漉漉的:“不要只我一人被拖下水…”
药研藤四郎以超高的速度关上了身后的门,他一推眼镜:“抱歉了,大将。”
堀川与和泉守也被扑上来的爱染、小夜和乱所制住,他们已经无路可逃…

“嗨,不就是个真心话大冒险吗,放开手来围个圈啊。”审神者出人意料的这么说,脸上的笑容完全不像是在勉强自己,倒不如说——那笑容与出阵的、现在幼年状态的鹤丸,有几分相似。
带着天真的,因为感到有趣而稍稍有点狡黠的笑。
审神者从来不是什么会因为这样的游戏害怕的乖女孩,她可能更愿意尝试,哪怕有太多风险。这一点,或许从她不死心的偷偷锻刀的行为中就可以看出来吧。

最后加入的三人正好挨着坐下来,堀川在审神者左手边,和泉守在审神者右手边,他们围成一圈坐下来,留在本丸里的付丧神们与无法出阵的审神者开始游戏。
抽选的十张扑克牌打乱后洗了又洗,背面朝上的在他们中间的地板上铺开。
各自拿牌。
转过牌面后,歌仙发出了一声叹息。
鬼牌。
谁也没想到,最先抽中鬼牌的,居然是被他们建议着写下各种各样的惩罚的本人,歌仙兼定。
“啊,说不定是报应呢…”歌仙捂着脸,半开玩笑的说,“我选择大冒险好了。”

红色的卡片堆里,歌仙伸手抽了一张。
[(如果您是付丧神)请当场演绎出“发现自己的审神者居然是个小孩子”的场景,时间三分钟。(如果您是审神者,则本次大冒险跳过)]——卡片上这么写着。
是报应。
这张卡片是歌仙被建议着亲手写下的。
然后坑到了歌仙本人。
在座的付丧神们多少心里有点看好戏的意味,却没想到歌仙还真的那么大胆且放得开——他请求审神者配合着与他一同完成大冒险。
“当然可以,”审神者秒答,“好像很有趣!”

“我是歌仙兼定,热爱风雅的文系名刀,今后请多指教…”如同初次见面那般,闭着眼的歌仙左手放在腰侧按住刀柄,右手抬起,轻轻压住颊边的头发——因为现形时的樱吹雪与风将他的头发吹起来。
他睁开眼,却好像对面前审神者出乎意料的状态有明显的惊讶:“…哦呀?”
歌仙真厉害啊,审神者不由得在心里赞叹。
如果不是她自己明白自己不是个小孩子,说不定还真会怀疑一下自己的身份。
这么想着,因为配合身高而坐在歌仙面前的审神者不说话,只是轻轻歪了一下头——歌仙究竟能自由发挥到什么程度呢?
歌仙半跪了下来。
一个毫不犹豫的动作。
半跪着的歌仙,平视着他眼中幼年的审神者,放轻放缓的声音是那样温柔:“您愿意接受我,成为您的付丧神吗?”
他这么说。
他平视着,甚至说刻意的压低了自己的高度,令一开始足以令幼童仰望的距离,变成了平等的、或者更低的地位。
他没有将手放在本体的刀上,而是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按在身侧的地面上。
他眼中的孩童,因为突然出现的付丧神而受到惊吓,带着犹豫与不明显的惧怕。
赤看见了他眼里的那个孩子,她伸出手,试探着,轻轻放在了歌仙搭在膝盖的手背上。
“感谢您。”

“时间到。”药研说。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