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1-7]

食用注意:
1、审神者男性,私设大量,开局死亡预警
2、不考据,ooc警告
3、本更记入还字,不带标题及食用及标点共2036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5、又双叒叕开了新坑的家伙←
附:今天的一更赶上了…!——呜,没赶上,二十三点多码完以为可以的,结果lof就崩了,所以这其实是昨天的一更_(:з)∠)_
======

【1】
沉重的消息的传达,发生在审神者出门后的第三天。
——承诺最迟会第二天早晨归来的审神者毫无音讯后的第三天。

“…真的万分抱歉。”与狐之助一起到来的几位时之政工作者一同伏下身体行礼道歉,“内部的混乱使得贵本丸的审神者遇害,真的,万分抱歉。”
放置在身前的,是审神者入职之前填写并用真名确认的契约书——
书写真名的、代表生命的金色墨迹仿佛被烧焦一般变成了黑色。
代表着真名拥有者死亡的颜色。

【2】
内|部|人|员|泄|露审神者回归通道的地址与出行信息,心|怀|不|轨之人下|手|杀|害|审神者,就这么轻易的几句话描述了审神者的死亡。
像是一个太过恶劣且无聊的玩笑,一点都无法令人信服。
当这成为真实之后,才会令人意识到这到底有多沉重。

时之政很快将涉|及|人|员及|杀|害|审神者的凶|手抓|捕处置,承诺了大量小判与资源补偿,和能够自主查看新任审神者基本资料做出选择的权|利。

付丧神们的答案当然只会有拒绝。

在那位平日里会与他们笑闹的、对待他们一向周到的、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人类留下的灵力耗尽之前,在他们还保有自己的理智之时,无论问询多少次这个答案都绝不会改变。

【3】
几乎所有的付丧神都在坚持着令自己坚强与微笑。
但或许拥有孩童体型的短刀付丧神更像是个真正的孩子,更容易做出直接表达情感的事情来。

奶白发色的短刀付丧神跪坐在审神者房门前的地板上,面前放着本笔记本,五只小老虎围绕在他身侧,不似平常淘气的乖巧安分。
他用手背磨蹭了一下微红的眼眶,显然还在为狐之助带来的消息而沉浸悲伤。

被歹人所害,那样怕疼怕的不可思议的主|人,会有多疼啊。
五虎退不由自主的这么想着,觉得鼻尖又有点酸了。他细白的手指拂过笔记本浅色的封面,固执的描抚着用水彩笔写的圆滚滚的可爱字体“一百个心愿”,又害怕弄坏了一点而只是令指尖轻轻贴合在上面。

这是他们的主|人在出门前买来的正好一百页的笔记本,用彩笔认真的在上面写了这么一行字,说着“回来后就一起完成一百个愿望吧”这样的话,却再也没回来。

那天温暖的午后,在笔记本封面顶端,彩笔字迹的前面,乱藤四郎用黑色的签字笔加上了一行大大的“一定要一起完成!”。
小夜左文字在审神者鼓励的微笑下,认真比照着绘本上的图样画出一朵向日葵。
萤丸用黄绿色的荧光笔在上面花了几个圆,指着说是萤火虫。审神者就垂着眼,相当认真的说着“这真好看”。

明明是那样滑稽又美好的封面,此刻却让五虎退眼中的泪水不停的掉下来,可他很快的擦掉了眼泪,生怕泪水将那样美好的记忆都沾湿模糊了。

五虎退小心的翻开封面,第一页已经被今剑写上了一句“主|人一定要快点回来!”。
于是五虎退轻轻翻开了第二页,犹豫了一会儿,在纯白的书页上写上一行小小的“希望能找到主|人做给小老虎却不见了一个的蝴蝶结”。
虽然有些摇摆不定,但他却还是将笔记本合上放在了审神者房间的门前。

如果真的,真的可以实现,那一定要放在最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才行。

虽然五虎退自己也清楚,他最希望发现这件事的人,已经不可能回来了。放在这样显眼的地方,也不会有他发现这样小小的愿望了。

【4】
的确没有人发现。
可幽灵先生才不算人类。

身影有点儿透明的幽灵先生趴在天花板的角落,阴影覆盖了一层,正好隐没了他的样子。
在五虎退走后,他轻飘飘的落在地板上,悄悄地把笔记本翻开到放才五虎退写字的那一页。
他注视着那个微笑的愿望,苦恼的皱起了眉。

实体接触物品的幽灵先生看起来甚至不怎么透明了,这更容易被这里真正的居住者、付丧神们发现——
如果自己这个不交房租没打招呼的住宿者被赶出去怎么办。

幽灵先生这么苦恼着,却不由自主的行动起来。
他记得面前这个房间里有条缎带和刚才有四只小老虎尾巴上的蝴蝶结花色差不多。

啊呀,我果然还是见不得小孩子哭泣。
幽灵先生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凝实身体后打开房门,勾开书桌下的第三个正方形的小抽屉,挑出根缎带来。

【5】
睡前眼泪沾湿了枕头,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会伤心得睡不着的五虎退好好的睡到了第二天。

今天会怎样呢?可无论怎样总归会是糟糕的——介于审神者不再会回来的情况。

起床穿衣,五虎退惯例的给自己的小老虎们数了个数——
一、二、三、四、五。五只尾巴上都系了蝴蝶结的小老虎,很好,没有缺。

…诶?五只小老虎尾巴上都有蝴蝶结?

五虎退揉揉眼睛,又数了一遍,确认自己确实不是眼花了——昨天还少了个蝴蝶结的那只小老虎,今天尾巴上就系上了同样花色的蝴蝶结,不会妨碍小老虎本身行动又不容易掉下来的蝴蝶结。

可重点不在于此——
五虎退的心跳渐渐快了起来,他来不及好好穿上鞋便轻而快的奔跑起来。

【6】
昨晚上放在审神者房间门口的笔记本仍旧放在那儿,冷清的、保持着原本摆设的房间里没有半分审神者归来的迹象。

会是这样吗?
怀抱着微小希望的五虎退拿起笔记本,在翻开自己许下愿望的第二页的时候,看见自己的愿望下,一个小小的印章印下“达成”的字样。
——这是他们许久之前缠着审神者一同买下的小印章,之后却不知道去哪了。

五虎退的眼睛慢慢睁大,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什么痒痒的、带着希望的东西在悄悄活动着。

【7】
紧紧抱着笔记本的五虎退跑啊跑,他跑过木头铺成的走廊,跑过一间间部屋,看向庭院的每一个角落,跑向后山坡的那棵最高的樱花树。
审神者没有回来,就连灵力,都是审神者之前留下的,半分没有增加,半分没有改变。
五虎退停下了。
白色头发的孩子靠着树干,捂着脸滑坐在地上,眼泪沿着手腕滑下去。
他的鞋子本来就没穿好,在不停的跑动时就掉了一只,白嫩的脚掌嵌了碎石,可他不是因为疼痛哭泣。
或许,或许只是一期哥,或者其他的哪位好心的付丧神帮忙把缎带找到了吧。

这样的话,或许五虎退自己都无法说清楚,究竟是安慰还是打击。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