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请别随意进行百物语[五]

食用须知:
1、主角男性,妖怪,有大量私设,非手游设定,有名字,但没那么快出现[大概]
2、慢慢来,慢慢来...于是到现在才更新这个系列呢←
3、ooc警告!不考据,无脑,苏
5、不适者请第一时间按下关闭[电脑]或返回[手机]
=======

让付丧神们坐下来好好听故事这件事,在他们经历过鬼卒带人回地狱和青行灯随手开启的地狱之门后,变得十分轻松了——当然,也不能否认有青行灯抄起灯笼棍就把付丧神/亡者揍个半死的可怕武力值的威慑作用。
极大的房间里,拉门被关上,只是门上免不了有几个没能补上的破洞,有兴趣可以趴旁边透过洞看外头夜空中的星,偶尔一阵夜风裹挟着凉意吹进房间。
付丧神们排排坐,围着青行灯与他身旁放蜡烛的柜子坐了个有两三排的半圆。
简直乖巧极了。
可能是因为实在想把讲故事的人…妖怪送走吧,以及极不想承认的,青行灯让他们觉得有点可怕(①)。
青行灯说的第一个故事不那么令人感到意外——

喀叽喀叽山的兔子的故事。(②)

“虽然我想,在座的各位多少有听说过这个故事,不过作为‘传说中的本人’,工作中的前辈的芥子小姐亲自叙述的经历,还是值得一听的。”

【一只幼小的兔子与父母失散,被好心的老夫妇收养,他们把兔子养大。
名叫芥子的这只兔子的生命短暂,在早早寿终正寝后,芥子去了天国桃源乡,在那里努力工作着。
捣药制药的工作不难,但由于一些原因,她并不很愿意继续下去了。
在她想要跳槽时,正好看见了狱卒的招募广告。在她准备跳槽之前,她的上司,也就是桃源乡的中药店老板教会她制作“辣椒味增”的方法,并教会她“辣椒味增可以用来防身,比如涂遍全身或者灌进嘴里(③)”。
顺利离职的芥子 打算在入职之前 回现世看望养大她的老夫妇。
而这时候,芥子就正好遇见了那件事。
——唱着“颗粒无收”的歌谣的狸猫几次故意糟蹋农田,忍无可忍的老爷爷把狸猫抓住绑起来,心软的老奶奶听信了狸猫的话把它松开,狸猫杀害老奶奶,并用老奶奶的肉做成汤,骗老爷爷喝下,最后唱着“老爷爷喝了老奶奶汤”大笑着逃走了。
愤怒的芥子小姐安抚了老爷爷,向狸猫复仇。
喀叽喀叽,喀叽喀叽。狸猫背后背着的柴火被芥子用打火石点燃了。
“兔子亲,这是什么声音?”——“是喀叽喀叽鸟的声音,喀叽喀叽山上的一种鸟。”
嘣,嘣。柴火熊熊燃烧。
“兔子亲,这是什么声音?”——“是嘣嘣鸟的声音。”
第二天,兔子称自己要为狸猫治烧伤,往狸猫背上涂上了厚厚的辣椒味增。
又过了一天,面对前来问罪的狸猫,芥子佯装不知:“比起这个,狸猫亲,我们乘上这个去钓鱼吧。”
那是芥子制作的两艘小船。
他们分别乘上船去钓鱼,然后狸猫的泥船在水中融化。
“救救我,救救我,我的船融化了。”——“狸猫亲,快点来抓住船桨吧。”
这样说着的芥子不停地用船桨拍打狸猫,最后,失去力气的狸猫,沉进湖底淹死了。
向狸猫完成复仇的芥子进入地狱,成为了狱卒的一员。
现在的芥子,是“大叫唤地狱”的“如飞虫堕处”的优秀狱卒,其果断的作风与有效率的工作能力“比鬼更像恶鬼(④)”,甚至获得了阎魔大王的辅佐官的高度赞赏。有时候还能在地狱的祭典中看见她贩卖麻辣狸猫汤的身影。】

“那么,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了。”青行灯并不是很擅长讲述故事,平淡的叙述、甚至很大部分照搬原话的行为本该令青行灯讲述的事件枯燥无味。但事实上,这个事件大概从实际意义上已经完全透露出一股寒意,之中种种转折与真实性令人背后发凉。
青行灯在众付丧神们惊悚的眼神中一合掌,啪的轻轻一声,身旁柜子中的一支蜡烛突然熄灭了。
他拿起放在身侧的灯笼,打算离开。

“什、什么啊,完全意义不明嘛...”今剑逞强说,声音并不大,听起来有点像抱怨。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的脸都变得有些僵硬了。还以为是个普通的童话故事,结果好像总是听见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意义?”青行灯停下动作,把头转过去,纱下看不见的面孔似乎正做着“盯着今剑”这样的动作。

“——原来是想要听‘教育故事’的类型吗。”他若有所思。
不是啊!!!付丧神们猛的一惊,显然对这样的一个总结所不满。虽然碍于其武力与身份并没有人真正出声。

“那么...听完这个故事,我们会明白一个道理,如同芥子前辈后来所说的,‘事实上那个时候走错一步,我都可能会死呢’。铭记着养育者的恩情,借助着他人的帮助与自己的不懈努力,且并未因自己的身份而认真布下复仇计划,最后成功走向兔生赢家之路——这就是自强不息的最好诠释了。”青行灯说完这句话,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一片寂静。
付丧神们不自觉的张大嘴扭曲出一个近乎“呐喊”的表情——
“自强不息”才不是指这个好吗?!!!!!!

======
(①):武力值不是青行灯可怕的地方,或者说不是让付丧神觉得害怕的地方,主要是因为青行灯是狱卒,有地狱的气息。付丧神没有察觉他们害怕的是哪一方面。
(②):整个故事来源于作品“鬼灯的冷彻”。
(③):这句话有水分,原话大意概括起来是——地狱里阎魔大王的辅佐官鬼灯是个讨厌的家伙,最好用这东西涂遍全身灌满他嘴。
(④):这个形容请想象鬼灯面对鬼族狱卒,充满了对芥子的赞赏与对其他狱卒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
青行灯从今日开始了自己煲鸡汤的第一步,并且开始讲颇具教育意义的故事[?]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