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32-42]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计入日更还字,[换了码字工具之后不能除去符号算字惹]加上标点,本更共计1997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我的目标是,坚持日更!

=======

【32】
接下来的一天里,无论清晨或者傍晚,都有粟田口家的孩子们有意无意路过厨房,但这一天里,他们没有见到过面生的人,或者多出的蛋糕。
有一点忽略掉了,五虎退这么想,然后悄悄在乱的耳边说了什么。
乱点点头,转身把这句话在鲶尾耳边重复。
鲶尾眨眨眼,把这句话悄悄传达给了骨喰。

……

晚上九点钟,一期与鸣狐挨个与这些小少年们道了晚安,关上了房间里的灯后离开了。
而这些个小家伙们却没有如往常般乖乖闭上眼睡觉。

【33】
“或许他会在我们睡着的时候才出来。”五虎退在乱的耳边说。

【34】
等过了好一会儿,大约是半个小时之后,靠着门边躺着的秋田侧耳听了一会儿,手肘屈起碰了碰身旁闭着眼的厚,厚睁开眼,他们俩对视了一下,在黑暗里钻出了被子。
“一期哥和小叔叔大概不会回来,可以起来了。”秋田压低声音在黑暗的房间里说着,然后刚才还乖乖闭着眼的大家都“醒来”了。
两个脇差付丧神留在房间里并“布置现场”,两个短刀付丧神分别藏在走廊里,一个短刀的付丧神藏在家长们的房门前,一个短刀付丧神躲在天花板的横梁上,剩下的大家悄悄地向着厨房方向行进——如果有人看见他们行动的这一幕,就绝不会觉得“夜间是短刀的主场”这句话是糊弄人的了。

【35】
对于幽灵先生来说,草莓慕斯的做法并不算难,唯一的难度只在于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他是个很心软的家伙,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如果看到那些孩子们因为愿望没法实现像是要哭出来的模样,幽灵先生觉得自己也是会想要哭出来的。
“被人发现的后果”与“令人失望的后果”,这两个问题幽灵先生在下一秒就选好了。
于是在看着粟田口房间的灯光熄灭、感觉所有人都睡下了之后,幽灵先生穿过天花板的层层阻隔,打开了厨房里的冰箱。

【36】
他们两方的做法简直像是哪里的特|工的交锋一样,这句吐槽现在可没有旁观者能说得出口。

【37】
厨房里有着碗碟碰撞的声音,有人在里面。
接近了厨房门口的小短刀们将声音压得更轻了,他们听见厨房里声音极小的碗碟碰撞声,他们看见厨房里亮着灯。
是谁?小短刀们互相对视着。是谁?小短刀们悄悄地观察着。
厨房里亮着灯,杯碗的投影映在墙上,家具的阴影映在门上,他们看见谁将一个碗拿起,但没有看见那人的影子。
没有影子的,这会是鬼吗?他们这么思考着。但相当奇怪的,平时听个鬼故事都会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小家伙们,此刻没有一个人在心里感到害怕。
就算是鬼,这也是想对他们好的鬼。出于直觉,或者说是内心感受,他们这么想着。

【38】
门能打开吗?厚与药研无声的做口型交流,药研悄悄走上前去,把手发出很轻的响声,付丧神们的动作顿住了,一下子谁也不敢继续动——但好在门里做点心的动作没有停顿,杯碟碰撞的声音恰好盖住了门锁的响声,也是这样,他们才没能吓走这位“好心的鬼先生”。
药研松了口气,慢慢的把门锁恢复然后放开手。
不行,药研摇头做着口型,门打不开。
冰箱门打开的声音,一些东西被放进了冰箱,然后是水龙头打开后流水的声音。
这是快要结束了。小短刀们警觉的意识到这一点,他们一个个飞快的利用附近的东西躲藏起来。

【39】
做好了。幽灵先生松口气。还好在他借用厨房的时候没有人进来。
他做了个草莓慕斯蛋糕,但他也不确定是否够吃,于是看着食材足够的情况下,他又迅速的烤了一盘曲奇,密封后一并放进了冰箱。
专注某件事的幽灵先生不太会注意到别的事情,如果说他正是因为这而被善于隐藏的人杀死,也不是不奇怪。但幽灵先生又想,或许因为觉得这个本丸里面都是好孩子,所以自己才会这么放松而专注。
再一次感谢,没被人发现真是太好了。
洗完碗碟擦干放好的幽灵先生啪的关上灯,打开了厨房门的锁,飞快的又躲进了天花板夹缝里。

【40】
厨房恢复了安静,厨房里关上了灯,然后厨房的门打开了。
小短刀们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似乎有一片衣角飞快闪过,但还没等他们擦亮眼睛,就什么也没看见了。
厨房里空空荡荡,碗碟放在应有的地方。
如果这么与他们说什么都没发生、这只是一场梦,恐怕他们也会相信,但飘散在空气里的甜香可不是什么错觉。
又等了一会儿,他们从角落里出来,蹑手蹑脚的打开冰箱门,发现里面冻着的草莓慕斯与一盘子用巧克力画着笑脸的曲奇,满足的关上了冰箱门,悄悄回到房间。

【41】
真的不是梦,不会错的,一定还有其他人在本丸里,除了他们这些付丧神之外的存在,一定有的。
说不定会是审神者?他们抱上了这样细微的愿望,又觉得这是否太过贪婪。
如果能够见面就好了,如果能够见到他就好了,就算只是见见这样的好心人——但要是把他吓跑了该怎么办呢?他们回到房间,与兄弟们这么嘀嘀咕咕的讨论了会儿,钻进被窝里睡着了。
第二天吃早餐,烛台切问昨天晚上谁使用了厨房做了蛋糕时,粟田口家的短刀与脇差们先一步把蛋糕和曲奇分完抢走了。他们偷偷笑着互相对视,什么也没说。
真的很好吃,甜蜜又带点草莓酸味的慕斯蛋糕与香脆的曲奇。

【42】
在那之后,被家长追问的粟田口家的孩子们犹豫了一下,还是有些不舍的悄悄在自家一期哥与鸣狐小叔叔耳边分享了这个消息。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