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54-56]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计入日更还字,[换了码字工具之后不能除去符号算字惹]加上标点,本更共计1194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许愿还得等两章……

=======

【54】
今剑抱着腿坐在房檐上,金色的阳光给他灰色的发丝镀了层亮色。
身为短刀的他动作灵巧,就算穿着单齿木屐也不会影响他的行动,而实际年龄又令他的作息偏向老年人——早睡,早醒,睡得超少,但晒太阳坐着不动又会打个小瞌睡。

刀剑是因为什么而存在呢?因为主人的存在?传说?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修行回来的今剑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但他一点也不讨厌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是审神者带他触碰到的。
在修行之前,审神者似乎就很喜欢带短刀们一起玩闹,审神者的手很灵巧,他会带着他们一起去编花环,一起做过刀装,一起缝过御守,一起把烛台切推出厨房尝试自己动手做点心——无论是战场上会用的、生活中用得上的、还是纯粹只是想要玩的,审神者都会带他们一起体验。
审神者说,他没法说出刀剑付丧神诞生是因为已经完全拥有了新生活这样的话,因为他们还是需要不停地出阵、远征,不停地战斗。他不会做出什么完全否认一个人决定的话,但是他一直希望着,他们不要那样轻易的说出一个决定,而是看得更多、有了真正的思考之后,再做出决定。无论他们今后想要走的路是守护、复仇、战斗或者和平——哪怕只是为了能够吃更多好吃的,这也没关系。
于是今剑就跟在审神者身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他没有蹦蹦跳跳的跳过更多的路,而是像审神者看见的那样,看过一棵树、一株花,审神者会带他一起看见很多很多,然后他最终能郑重的说出他自己的决定。
但是在他看的东西还不够多的时候,审神者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今剑在午后的阳光下犯了困,打起瞌睡。今剑听见岩融叫他的声音,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回应。

【55】
前田爬上屋脊,看见了在屋檐上屈起腿昏昏欲睡的今剑,他对着屋檐下的岩融挥挥手,示意找到今剑、不用担心。
他轻着步子,猫着腰走到今剑身边,小声、小声、今剑大概睡着了。而今剑点啊点的小脑袋猛的一抬,双眼一睁恰好对上前田的身影。
“哇!”两个人同时惊叫起来。
今剑吓得脚一蹬,差点摔下屋顶,木屐从屋顶掉下一只。
前田惊得身体往后一仰,扑通跌坐在今剑身边,一条腿小腿已经垂下屋檐边。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对坐着呼呼喘着气拍着胸口平复心跳。
然后他们对视一眼,又忽然笑起来,还没变声的孩童音笑起来快活的仿佛鸟儿扑扇着翅膀飞向高空,一双小爪子轻巧的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
被这么一吓,今剑没再想瞌睡之前的那个话题了,眼尾的苦涩也被开朗冲淡得飞扬起来。
然后他们两个听见了更多的笑声响起,庭院里几个小短刀围在一起,不停地发出笑声。

【56】
“咦?那不是秋田他们吗?”今剑看见粉色头发的小短刀突然从里面窜出,高举着一本书,包丁扑上去揉乱他的头发。
“嗯,是秋田他们呢,他们打算白天就看完那本书,”前田也看着那边的景象,看着他们的样子,又说,“看上去那本书好像很有趣。”
“哇,一期先生又出去给你们买故事书了吗?”今剑一双眼睛闪亮亮的,透露出发自内心的羡慕来。
“嗯...不是的,是许了个愿。”前田食指点着下巴。

“许愿?”
“嗯,许愿。”

===
我还了多少字了来着?[黑茶突然摸不着头脑.jpg]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