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狐言[五]

食用须知:
| ᐕ)⁾⁾ 主角“战场上的鸣狐”,ooc且苏,与原本的鸣狐不同←
| ᐕ)⁾⁾ cp未定,剧情放飞私设大量,脑子丢了,不考据不扯历史,渣文笔请多包涵
| ᐕ)⁾⁾ 与前同,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
| ᐕ)⁾⁾ 本更记入还字,共928字√
——就连本人也意识到的剧情进展缓慢_(:з)∠)_

=======

这样去找那位鸣狐先生,真的好吗?
秋田在穿梭时空的金色光芒中这么想着。
毕竟那位鸣狐先生似乎不怎么想与人过多接触的样子。

就这么过来战场,其实审神者对于能否找到“那位鸣狐先生”,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
能有那样实力的付丧神,大多是被审神者唤醒又历练过的付丧神。而在那样的情况下独自出现在战场的付丧神…大多是他的本丸出现了什么问题。如果不是想回到他的本丸,流落战场的大多也不会想遇见别的付丧神或者审神者的。
但是她想要去寻找看看,为了自己本丸的付丧神们在这个战场的安危…以及无论什么理由,感谢他救下了自己本丸的付丧神们。

但是谁也没想到会那么顺利,抵达战场后“那位鸣狐先生”就出现在眼前。
“就是他,”乱首先反应过来,“他就是鸣狐先生,不会错的。”
“嗯。”另外三名短刀付丧神也点头确认。

这就是“那位鸣狐先生”?
一期一振愣了一下。

比之本丸里的鸣狐,“鸣狐先生”不可谓不狼狈,白色的头发被尘土染成了浅灰色,头发似乎留长了点,最长的头发长得刚过了肩膀,而一侧颊边的刘海似乎是被刀剑削去半截一般的断口整齐。他身上的衣服是破损的,就连刀纹都看不清楚,有几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没能包扎。
而此刻,“鸣狐先生”正单手按在刀柄上,眯起双眼,与他怀里那只狐狸一般,流露出明显的警惕。

本丸里的鸣狐永远不会对同伴们露出这样的神色。
付丧神们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做出比较。
——但是哪怕他露出这般神色,他也的确是“鸣狐”没有错。

这不会是一次愉快平和的会面,审神者一开始就这么确认了。
但当她真正看见这位“鸣狐先生”之后,虽然很不应该,但她实在松了一口气——

“鸣狐先生”确实是鸣狐。
“鸣狐先生”虽然警惕,但没有对他们有杀意。
“鸣狐先生”身上虽然灵力杂乱,但没有暗堕气息,不曾有过弑主。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能谈到。
虽然审神者一方明确表达出想要表达谢意,鸣狐也确实不如一开始那般气势锋锐且警惕,但说到底他们并没能顺利交流。
而小狐狸的那一句锐利的“请别告诉别人在此见过狐狸我与鸣狐就是最好的答谢了”,更是让气氛变得凝滞。

…实在是没有办法呢。
决定还是离开之前,药研向审神者请求后留下了随身的小包里一卷小尺寸的绷带。

但直到传送他们回本丸的那阵金色光芒闪烁的时候,他们都没有看见始终戒备着他们的鸣狐去捡起他们留在那儿的绷带。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