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简介吧↓
这儿ID很长,直译过来叫黑或者茶都可以,我知道红茶是black tea,但我这真是个直译名,墨·茶·Q,我在别的圈也有其他号在开坑,这边是主刀剑。
主刀剑,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第一篇lof被我改成目录分类可以查看。
我写的那些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说。
话废,偶尔无知觉式没话找话说的啰嗦,比如现在。
心情变动可以看主页背景或头像大图。

【刀剑乱舞】[番外]溯之花[全]

食用须知:
1、短篇完结,虽说是番外但目前没有提及涉及哪个脑洞,可当独立短篇
2、女审神者,OOC,虽然我想说开放结局但事实上大概是BE,食用谨慎!
3、没什么cp向,看个人解读?
=======
独自坐在书房里的少女放下了笔,她知道,又来了。
又来了。
一刻不停的折磨着她的,在脑海里不停浮现的一幕幕、一场场荒诞滑稽的剧目,铺天盖地的只剩下自我折磨的谴责和变成执念的愧疚。
“救…”她无意识开了口。
她注意到了这一点,可是止不住的这么重复起来:“救命,救救我…有谁能…”
不停回旋在脑海里的剧目点下了循环重放,记忆里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汹涌而来的海浪将她拖入海底,仿佛要窒息一般…
救救我、救救我啊…
五指虚张,单手遮盖了大半张脸,眼中是记忆的虚无,她无意识的喃喃着无人听见的话语,像是拼了命想要抓住救命的浮木,却连海面都不可见。

“大将。”低沉的男音将她拖出了无边际的自我谴责。

她一怔,像是大梦初醒,被人拽出迷雾。
她咧嘴笑了起来,一如往常,灿烂得仿佛可以带来阳光:“是药研啊,有什么事吗?”
“一直都是这样吗?”少年模样的付丧神注视着少女的双眼,冷色眼眸中灼灼目光仿佛可以烧到人心底。
少女身体一颤,不自觉攥紧了双手。
“怎么了?”她仍是那样带着笑询问,像是没有听懂。
药研突然低下了头,像是隐忍自己冲动的情绪一般紧握腰侧的刀柄。

压抑的气氛,压抑的空气,压抑的声音:“大将,这样真的好么?”
“拼命在深夜独自处理文件。”
“勉强自己在熬夜后也带着笑与大家打闹。”
“藏起自己为了做菜而受伤的手,又因为不太理想又偷偷倒掉。”
“不会为了他人的失约或者伤人举动而生气。”
“哪怕被过分的话伤到也很快说没关系。”
一桩桩一件件,详细的列举出来,才发现有那么多。
药研感觉眼中酸涩。
气,但只是气自己没有更早发现。

“请不要生我的气好么?药研。”少女的心中扎了一个大窟窿,冰冷的空气仿佛刚从南极归来,拼命灌进心里,要把血液都冻住一般。少女瑟瑟的颤抖了起来。

“又在为这种事情自责吗?大将!”不要问我生不生气,多把你自己放在心上一点啊!药研努力压低声音,却嘶哑的不像样。

“药研,别生气,别生气啊…”少女惶惶,颠来倒去只想到这么说。她颤着手想要伸出去触碰药研,又在此之前压住了自己的动作。如果会被讨厌…
“药研,我只是想要被需要,只是想要被喜欢,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有用一点,药研,我没有关系的,别这样…”少女的声音染上了哭腔,但一眼看去,少女湿润的眼眶一直没有落下泪。

“求求您多想想自己啊!”
“不要满心满意的为了别人做了想了那么多,却一点不在意自己啊!”
“那样的不断自责那样的为人着想,什么都不说,会有谁能够注意到!”
“您这样做了,哪怕最后被知道,讨厌您的人也只会觉得您矫情,喜欢您的人却会为您心痛!”
“大将,多想想您自己好不好…”

黑发付丧神的话语一字一句的刺在少女心口,疼,钻心的疼,可是少女不懂,少女愈发惶恐无助起来:“药研,我没事的,没事…别生气…”

“多信任我们一点好不好?我们不值得您去依赖么?”
“不要什么都不说,我们是您的付丧神,您是我们的审神者啊大将!”

“…可是我不明白啊,药研。我不明白啊。我想要被你们需要,想要被你们喜欢,我想要变得更有用,药研。”少女的声音打着颤,微微的弱弱的,“如果生气的话,会伤到你们吧,如果任性的话,会被讨厌吧,总是这么想着。”
少女闪着泪光的眼对上了抬起头来的付丧神的眼:“我是信赖你们的啊,我是喜欢你们的啊。可是我该怎么才能不给你们添麻烦呢,我该怎样才能被人喜欢呢,我该怎么才能表达出自身的感情呢?”
“我不懂啊药研,我不明白啊。”
“该怎样做,没有人教过我啊…”
少女的眼中始终没有落下一滴泪来,唇角颤着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来。
直到这时都不想让人担心的,努力到心酸的笑。

少女死了,把所有人派去出征的时候,自|杀在房间里。
就算是死去,也不想要人看见自己面容不整的样子。灵力在她身体里沸腾燃烧,把她的身体烧成灰烬。
足够多的灵力存在本丸的中心,哪怕一个月都没有新任审神者到来。
少女这样死去了。

少女是一株通泉草,细小而伶仃的,生长在荒野上,绽放在废墟里,伸手一触,那绽放的花便从指缝间落地,无声腐烂了。

一阵紫黑色的光,军装的少年出现在破败的本丸里,眼里闪动着不详的红色。
“又失败了?”旁边一位穿着和服的青年这么问。
这是不需要回复的答案。
药研没有说话,他咬着牙,硬生生压下了眼中被万千悲哀染上的红,伸手一触一旁机器的按钮,身影再次消失。
大将,这次,一定会…

机器的显示屏上,同一个时间点显示出了【520】的字样,又跳转成了【521】。
一阵紫黑色的光,药研再次出现。

END
=======
这是一篇番外,假如审神者是长大后才到本丸工作。
没有人教审神者如何正确与人相处,如何去爱一个人。
审神者的家族没有人幸存,在审神者幼年时死亡,身带遗产的审神者一个人跌跌撞撞长大,接触的不说什么恶意,但绝大多数是冷漠。自己一个人默默努力,因为没有人教导、太过自卑会搞砸一些事情。
后被发现有灵力,开始作为审神者工作。
幼年急迫的希望被需要渴望得到认可恳求有人能够喜欢自己,但此时已经没多大用处了,一直压抑自身甚至不明白该如何表达感情,就连得知自己是被喜欢的时候也只会患得患失更加小心翼翼。
拼命的努力着,不清楚自己该如何做。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付丧神会为了这样的自己而伤心。
抓住了救赎的审神者忘记了救赎的意义。
审神者崩溃死亡后,想要挽救审神者的付丧神渐渐暗堕了,利用出阵的机器想要改变过去。
但只能回到审神者死亡前一天的某个时间。
这是第520次回到审神者死亡前一天,后面那次是第521次。
都失败了。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