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这个本丸的锻刀炉有毒啊![3.2]

食用须知:
(´•ω|女审,大概苏,ooc严重警告
(´•ω|上章受害者是——鹤丸国永,登场啦!w←是这样的,不用猜了,就是他[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ω|既然放了…那就都放出来好了?
(´•ω|其实我觉得我的脑子丢了[.]
(´•ω|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与其说冷静,刀匠先生更像是已经石化了。
审神者小姐则坚强的站直了,并没有晕过去。
但她在锻刀室僵直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找不到她的付丧神找到了锻刀室。

药研:“大将,怎么…呃、”
乱:“药研怎么停…咿、”
不动行光:“嗝,你们在做…啊、”

僵直人数x5达成。

虽然显示的时间很可怕,但事实上也并没有这么久。
在四小时左右的时候,锻刀炉啪的炸了一下,吓动了这五个僵直buff的人,然而并不是锻刀炉炸了,粉红色的烟雾从锻刀炉里炸开,像过节日一样炸出一大串彩带,计时器一下子归零显示[完成],下面一行圆滚滚的字[被鹤大人吓到了吧!]末尾还涂了一只简笔的圆滚滚的鹤,虽然看起来更像鸡。

这个套路有点熟悉…?
在场五位都微妙的猜到了到底是谁来了,这种惊吓真是半分喜悦都无法感受到啊。

审神者:…似乎人设好像差不多?尽管搞事的等级一下子上升到差点吓死人。[一脸懵.jpg]
药研:虽然有点心塞,但这估计会是近几次锻刀里唯一正常的吧。莫名安心。[老爷坐.jpg]
乱:虽然不太开心,但这或许也是一种保障吧。[笑不出来.jpg]
不动行光:差点真的只会“不动”了啊…废刀也不能这么惊吓啊。[吓死宝宝了.jpg][让我喝口酒冷静冷静.jpg][手举甘酒吨吨吨.jpg]
刀匠先生:心脏病都快被吓出来了明明我只是个刀匠[花式躺枪.jpg]

放心得太早了。

烟雾散去后,出现的并非一把刀,而是一颗半人高的蛋。

xhvkgufjmcmlfydgckgy
此刻他们的心理活动似乎都变成了一串乱码。

——鸟蛋?鹤蛋???
——…那是要孵蛋吗?
——要、要孵化么?这都没法塞进微波炉吧…
——如果真的孵出来一只鹤…
——不不不别提出这么可怕的猜想啊啊啊要是以后本丸真有只鹤一整天上蹿下跳的吓人那就!!!!
——超魔性啊而且好惊悚我们会不会因为私养保护动物被带走啊??!
——别闹我们这些刀剑本身也是国宝好么?!

不管怎么震惊,审神者小姐还是大着胆子颤颤巍巍的仿若八十老者的伸出手,碰、不,戳了一下那颗蛋。

那颗巨大的蛋抖了抖。
啪、喀、嘎吱啪啦啦…发出一连串古怪声音的蛋在他们眼中裂开了,并非碎掉,而是在前方突兀的裂了个洞的形状,有什么在里面敲,然后这块蛋壳被从里面推出来,一个身穿白衣的付丧神蹦了出来——

“锵锵~吓到了吗?我是五条家的太刀鹤丸国永哦!”

——“鹤丸,先告诉我,你…能够顺利拔刀吗?”

看着四五岁矮小孩童模样宛若糯米团子般可爱的白衣付丧神与他长短[重音]毫无改变的本体刀剑,审神者懵了。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