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Attwell】[鲶尾审]向前走的你与原地停留的我

☔鲶尾X女审

☔ooc属于我_(:з)∠)_

☔指定BGM[大人的你是烟草,而我是泡沫]

☔文内双引号单行引入歌词,前后顺序问题可看作是歌曲在循环_(:з)∠)_

☔企划联文可戳tag√
======
阴雨天,就算是室内的空气都带上了阴涩湿润,仿佛无数细小的雨滴融入了空气,连每一处的气息都湿漉漉的。
唱片里甜软又有点沙哑的女声不知疲倦的将同一支歌曲循环歌唱。

“误会了那句漂亮话 心之咒语就此流淌”

这样的天气里,鲶尾也不喜欢外出,虽然没有透过窗子细碎的光斑抓着玩,他也能自个儿原地打转的抓尾巴尖玩儿。

“钟情于阴雨的天空”

窗外雨声不停,有些打在窗框上,发出嗒嗒的声音。窗子关了一半,拉着窗帘,阴沉的天,房间里开着灯,阴惨惨的白。
鲶尾追着尾巴,却觉得不如往日开心,渐渐的慢了下来。
阴雨天,真让人难受啊。

“现在啊 分外悲伤 雨的气息渗透于心”

鲶尾闷闷不乐的停下了爪子,原地趴了下来,身子团了团,尾巴尖翘一下贴着地,绕了身子小半个圈。
那首歌还在响,鲶尾却真的有些不开心了。

“让人想起那个夏天”

文星没有去图书馆,她坐在书桌前,背挺得直直的,几本书打开的书,硬壳的软皮的大大小小一本挨着一本,只留下了一小块地方放她的笔记本,一杯刚冲泡的咖啡放在旁边压着书页。
她手中攥着一支黑色的钢笔,笔尖下黑色的墨水书画字符。那是她平常用的钢笔,可现在鲶尾只觉得那支笔又普通,又严肃,又阴沉沉的,刻板得难看。

“大人的你是烟草 而我是泡沫”

可仔细一想,鲶尾又发现文星从很早以前就不像同龄的女孩子一样买那些花花绿绿的笔,只用着自己觉得好用的笔,坐在桌前一整天。
鲶尾为这个发现更加闷闷不乐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不高兴自己现在才意识到这点,还是别的什么。
雨水又湿又冷的气息像是把心里面也注满了阴雨天的灰色,胸口闷闷的难受。
真是太讨厌了。鲶尾这么想,也不知道是在说那支钢笔,还是别的什么。

“一起去看流星吧 终究也没能实现”

鲶尾闷闷的想啊,想啊,他想到那时候还在换牙的文星,脑袋后面绑着一个短短的马尾,拉着看起来也不大的人类样子的他跌跌撞撞的跑去公园的小游乐园玩,像是一对儿姐弟,又像是青梅竹马的孩童。
小游乐场里有过山车,有海盗船,有跳楼机。可最后他们只能去玩旋转木马。
他们还太小太矮,不能去那些刺激太大的娱乐设施。
他们偷偷的跑出去,在游乐园里玩了一下午旋转木马,兜兜转转坐了十多次,直到天色慢慢黑下来,他们被家里的长辈找到,背着手低着头被教训一顿。
染成橙红色的天空下,他们一起被带回家,文星悄悄转过头对他笑,给他看手心里还攥着皱巴巴的几张纸币,对着他龇牙咧嘴的做口型:“下、次、还、要、一、起、来!”

“就算这样枕泪而眠 越来越薄的也只会是日历”

后来呢?鲶尾仔细的翻找着记忆。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一起去过游乐园。
文星在不断的长大,长高,他也是。他们的身高与年龄再也不会有什么游乐设施不能上,可是他们再也没有去过游乐园。
文星要学的越来越多,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少。鲶尾也只能自己抓尾巴、玩线团。
这真是太讨厌了,鲶尾想着。也不知道是在说文星不能陪他玩,还是别的什么。

“所以啊 再见了”

文星与鲶尾有着极为相似的深紫色发色,还在以前,他们会一模一样的绑着头发,一起出门。
如果石头剪刀布文星赢了,那么他们就一本正经的跟别人说,他们是姐弟。
如果石头剪刀布是鲶尾赢了,那么他们就会特别认真的对别人说,他们是兄妹。
而有时候两个人谁也不愿意认输,他们出门的时候就对别人说,他们是双胞胎。

“泪雨连绵 那孩子的阴雨天气”

或许是突然有一天,他们不再这么做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鲶尾有些迷茫。
是他下意识的认为这样做不好的时候,还是文星必须用更多的时间坐在家里背书的时候?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鲶尾晃晃毛茸茸的脑袋,有点儿迷茫。

“零零散散的话语”
“倾诉给你 让你困扰了呢 抱歉”

是何时,鲶尾还在追逐尾巴捕捉光斑,而文星早已翻开厚厚的书本写下一串串晦涩难懂的字词。
她面前的书本换了一本又一本,就连封面上的句子都难以理解,而他还在上蹿下跳,碰倒了水杯与碗碟。

“大人的你是烟草 而我是泡沫”

装着棕黑色液体的白瓷的杯子里升腾起热气,浅白的雾中弥漫着咖啡清苦的气息,鲶尾一晃神,那竟开始像歌词一样,变成烟草燃烧时青灰的烟,遮天蔽日的令人眩晕,被那苦而呛的气息包围得心中难受。
湿润而寒冷的天气,咖啡杯里冒出的热气却并不让鲶尾觉得温暖,反而更难受了。
这真是太讨厌了,鲶尾把脑袋枕在爪子上这么想。也不知道是说这种平白无故的错觉,还是别的什么。

“放晴时烟草吐出的云雾 和泡沫”
“也会在那一瞬 倏然消散 变成灰烬吧”

“呐,文星。你喜欢烟草吗?”在鲶尾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问出了声。
他从没觉得自己的声音是那样陌生。
像是很小声,小到只有自己能听见,又像是很大声,全世界都听到了这句话。
心跳又沉又快,让他难受得想要翻个身。可是他没有动。
“怎么可能会喜欢啊?”文星回答得很快。与唱片里的声音完全不同,鲶尾觉得文星的声音是那么真实而虚幻。
“我喜欢巧克力多一点。”文星这么说着。
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翻书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写字的声音也不见了——鲶尾看见,属于少女白皙的掌心里,一颗桃色糖纸包裹的心形糖果。

——因为喜欢你,所以连自己喜欢的都想要与你分享。

鲶尾的爪子变成了属于人类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属于人类的样子。
盘腿坐在地板上的少年对着少女伸出手,拿过糖果的那一刻短暂的相触,温暖顺着他的指尖一路烧到全身。
浓郁的甜香在口中扩散,就算有一点点苦涩,但还是甜味比较重吧?桃色的糖纸被鲶尾攥在手心里,他听见她说——
“等我考完这次,一起去游乐园吧?”

“好。”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