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狐言[一]

食用须知:
| ᐕ)⁾⁾ 主角“战场上的鸣狐”,ooc且苏,与原本的鸣狐不同←
| ᐕ)⁾⁾ cp未定,剧情放飞私设大量,脑子丢了,不考据不扯历史,渣文笔请多包涵
| ᐕ)⁾⁾ 与前同,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
| ᐕ)⁾⁾ 看!这个作者他又又又开新坑啦!!!
=======
血腥味。
他睁开了眼,面前是灰黄的地面、尘土与滴溅在地面的干透了的血液。
“鸣狐,鸣狐!还可以吗?”怀里的小狐狸尖细着嗓音,低下头轻轻咬了一下他的手臂。
他眨了一下眼,低着头拍拍小狐狸,让自己的搭档安心。
这里是战场。
他的名字是鸣狐。
怀里的小狐狸,是与他一同生存的搭档。
“只是晃了下神。”鸣狐说。

他抱着小狐狸蹲在树枝上。
离战场不远的树林是他们最好的藏身地点。

他在这战场不知流浪了多久,从白日到黑夜,从黑夜到白日。
战长上有一队一队的付丧神战斗然后胜利,散发着不祥气息的敌对者被消灭然后消失,没有穷尽,每一天、每一天都是这样。
他知道自己该叫做鸣狐,知道自己该有一群可爱又可靠的晚辈,可他现在仍在战场,陪伴的是他该有的搭档。

这个战场上的敌人不弱,但与他们对战的付丧神也不会输于他们。
鸣狐几乎可以一眼就看出他们实力的差别。
同样的,他也从不在有其他付丧神战斗时出现。

那是…!
鸣狐睁大了眼,尖细的瞳孔放大了一瞬,他跳下树枝。
“鸣狐…!”小狐狸紧张的抬头看向鸣狐,却在看见他的目光时停止了自己未出口的话。

一队短刀出现在战场上,无一例外的练度很高,甚至比之前一队都要强。
但鸣狐跳下树,他单手抱着他的搭档,向前奔跑。

药研、乱、秋田、五虎退、厚、前田。
但小狐狸清楚,鸣狐的出现不是或者说不仅是因为他们都是粟田口的孩子,鸣狐甚至不会把他们看做自己的家人。

“…离开这里!”短刀极高的侦查很快发现了鸣狐,鸣狐却一改寡言的习惯在小狐狸开口之前出声。
六把闪着寒光的短刀出鞘对着鸣狐,他们各自都有些迟疑,面前的青年虽然外貌与着装上略有差异,但无论怎样看来都是粟田口的小叔叔,鸣狐。
“离开这里!”鸣狐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不大,甚至因为不常开口而有些低哑,但无疑足以被所有人听清。
“各位,请快点离开这里,不然很快…鸣狐!”小狐狸的话没说完,又很快发出尖叫,它不安的垂着尾巴摇了摇,空气中细微的气息令它愈发不安,只有久居战场才会发觉的危险气息令它毛发微炸,但它所更为不安的是被鸣狐所“在意”的短刀们。

已经来不及了。
鸣狐再没开口,他把小狐狸抱紧了些,在短刀们警惕的目光下握住了腰侧的打刀,单手将刀出鞘,却与戒备状态不同的转身,将后背暴露给了立场不同的短刀们。
面前出现的,是与印象中相似又不同的,敌刀。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