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你所给予的温柔[二]

食用须知:
1、主角大概是山姥切国广?至少看起来是的,其他我也不知道了[。]
2、不考据,无脑,丢了脑子的作者今天也疯狂ooc
3、私设暗堕本丸没什么大纲走一步算一步[。]
4、锅是前|任的!悲是过去的!信我超苏的!
5、不适者请尽快逃生,点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

原本披着的布料被对叠了一下放在身前,山姥切的样貌得以清楚展露在他们面前。
清俊且足以称赞漂亮的面容与始终闭着的双眼,灿金的长发披散在背后,有一缕从肩头滑落至身前,发尾沾染着|干|透|了的、红黑色血|末。他的身|上|仅|裹|着件羽织,腰带似乎也是随意缠|上,领口没能拢好,还露出|胸|口|大|片|肌|肤。

但令他们惊讶的并非山姥切如今不同的姿态。

山姥切不开口的原因如此简单——
原本被当做披风的布料遮挡、此刻暴露在空气与视线里,山姥切的脖|颈|间,三根黑色的千本生生穿透,只露出|尖|锐的头和尾。
——山姥切无法说话。

他们一时间没人说话,仿佛同山姥切一般被封了口。
他们看见山姥切捻着一根千本的一端,迅速的将千本拔出。没有流出太多血,那细小的伤口却呈现着黑色。
一根。又一根。
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山姥切将三根千本拔出,胸|口|的沉闷像是没有了束|缚|一般横冲直撞,他咳嗽着吐出一口墨汁一样漆黑的血,不知是哪部分的碎肉与断裂的寸寸荆棘包裹其中,污|秽与不|详的咒|术形成的这些东西与血肉半咳半吐的落在先前还披在身上的布料上,然后被早知会变成这样的山姥切拎着没沾|染|污|秽的另一边翻折覆盖。
先前的神明力量盘踞在本丸的每一处,当山姥切的伤口|暴|露|出来时,空气中凝出丝丝缕缕金色,环绕在山姥切脖颈上,浅薄的附着在山姥切的身上,将伤口彻底治愈。
而山姥切张开嘴时,一缕神力也将他舌上深附的|咒|文抹去。
他们听见山姥切熟悉的声音:“好久不见。”
被记忆模糊的声音似乎因为长久未曾开口变得轻且沙哑,却那样令人心生暖意。

山姥切国广的身上自然不会只有这么三根针。

也还难怪分明是曾距神明最近的付丧神,山姥切的身上仍然带着暗堕的气息。
他们看见山姥切用手术刀划开手腕,又取出根埋得极深的千本。
这一路,山姥切究竟是如何走过来的呢?
明明在他的膝盖、脚踝、足跟、手肘都埋入了长短不一的尖锐物体,都是漆黑的颜色,也只有拔出它们后,他身上那些暗藏的咒|文才能被那神力完全去除。

可分明如此痛苦,山姥切却仍愿暂且停下脚步,对他们露出令人安心的笑。也仍愿在他将脖颈上的三根千本取出后,立即对同伴们说一句“好久不见”。

是同伴啊。

无关相处长短、经历多少、来历或者稀有度,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无关紧要。他们是同伴,是这本丸里仅存的“幸存者”。

山姥切合着眼,金色的眼睫轻轻颤了一下,只有他自己清楚,无论多不善言辞,情感终究冲破了习惯。情绪最终影响了身体。
因为是同伴吧。
山姥切听见他心里的声音这么说,坦然直白的,让他几乎要掉下泪来。

=======
又在月底才更新[。]拖延也是没得救_(:з)∠)_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