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耿直清奇的异世界食堂[六]

食用须知:
1、食堂内部傻白甜日常,大概是[异世界食堂]梗,门内门外世界不同
2、原创男性主角注意!主角为食堂堂长[??],同时兼任厨师长职务
3、大写的OOC警告!文笔渣预警!不适请立即关闭页面[电脑]或返回[手机]
4、记入还字,本次更新正篇记字2140
——写到神智模糊的一章_(:з)∠)_我,黑茶,复健!

===

“这个好辣啊,堂主大人/白先生!”一个涨红了脸,一个憋出了泪。
被幽怨的目光注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白窦蔻笑得幸灾乐祸[划掉],然后被忍无可忍的两个员|工施行了“小拳拳之刑”。
至于结果嘛,白窦蔻看着就是个脆弱的人类,我们要相信身为刀剑付丧神的两位员工下手是有分寸的,嗯,要相信。
白窦蔻:_(:з」∠)_

“叮铃铃”前段时间白窦蔻在门上装了个铃铛,如果有人推门进来就会发出响声,而现在嘛——
“欢迎光临!”萤丸从高凳子上跳下来,跑到门口露出笑容。
“诶,店长招员工啦?”穿着职业装的姑娘一边走进来,一边扯开了领口一颗扣子,“你好哟,新人君。”
“是的,我是堂主大人招的员工,萤丸。”这个男孩模样的付丧神如今已经能熟练应对这种情况了,他拉开铺着软垫的椅子,“请坐这边,啊,要看菜单吗?”
“啊,菜单就不用了,叫你们堂主,嘿,你刚才提醒我了,叫他‘店长’他肯定又会啰嗦的,叫他给我做点什么吧,我今天可是带够了钱的。”
“好哦。”萤丸笑眯眯的应下来,跑到楼梯口噔噔往上窜几级台阶,“堂主大人,有客人来啦!”
“来...呵欠...来了。”白窦蔻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边走下楼来。冬天还没过去,他总是喜欢裹着被子走来走去,而厚厚软软的被子,总是让他觉得随时可以睡着。
“你这家伙冬天还是这样啊,像球一样!”刚才还端正坐在桌子边的女子下一秒就连人带椅子转向楼梯口方向,一边这么说一边“噗噗噗”的发出古怪的憋住笑的声音。
“什么啊,是五八啊。”白窦蔻眼睛一转,这就反应过来这姑娘是谁了,他呵欠都不打了,就是语调还懒洋洋的,“你这个样子,小心我跟四眼告状,他手下的‘时之政脸面之一’,又这么举止不端了。”
“嘁。”她拖着椅子又整个人转回桌子那边了。
被称作“五八”的,编号580的姑娘在时之政工作,日常就是接待新审神者、偶尔还会去帮忙与反应问题的审神者沟通。
她的上司,编号400的眼镜男,平时最常的就是捉住她念叨“身为时之政的门面,你的形象代表着...你不能...”,想到这儿,编号580不禁撇了撇嘴,这简直就是毕了业也没摆脱的教导主任嘛!

“堂主大人,这样好吗...?”萤丸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问白窦蔻,显然,让客人气鼓鼓的并不是一个好店长该做的事情。
“没事。”白窦蔻拍拍萤丸的脑袋,“对了,安定在楼上,叫我告诉你‘我只是在试制服,没有偷懒,别想着告状了’。”
听到这话,萤丸也没心思计较白窦蔻气客人的行为了,而是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简直像是下一秒就会长“噫”出声一样。

“先说好,我店里可没有酒。”白窦蔻走过去拍拍编号580的头顶,趁她还没反应过来炸毛,先丢了被子跑进厨房了。
编号580只能对着白窦蔻的背影长长地,吐出了她的舌头。

萤丸重新坐回高脚凳上,晃荡着腿。
编号580这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么开玩笑的气来气去显然是习惯了,这会儿倒是拖着萤丸又开始聊天,从“最近时之政好像又在研发新品种的刀装”聊到“研发部的人简直疯了,居然又开始想做什么能飞的汉堡制作机”,聊得萤丸不自觉两眼发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来的安定也坐在一边兴致勃勃的接嘴。
“...所以说他们才会老被投诉说‘经费不能给太多,不然会飘’啊,简直是自作自受嘛,把人家财政科部长的假发都——哦哦炸物的香味!”
白窦蔻端着一盘子炸得金黄的扁圆的东西出来了:“炸——未命名17,至于是什么,猜猜看?”
“猜对了就送我一杯饮料?”编号580卷起袖子,紧紧盯着白窦蔻手里那盘菜。
“猜错了就给我试菜。”白窦蔻一挑眉,表情简直嘲讽挑衅。
“成交!”

表面似乎裹了面包糠还是淀粉,炸了之后的金黄色完全透漏不出原本的颜色,圆而扁、这个大小、是萝卜片?
不不不,不对,表面似乎没有那么平整,那么容易猜出来那家伙就不会和我赌了。
嗯?这个是...
“啊哈,表面隐有圆形凹陷,是藕片对不对!炸藕片!”编号580双手环抱,这会儿真是“被我抓住了吧”的骄傲张扬。
“——所以说啊,真是得意太早了,一半一半哦。”白窦蔻把盘子放在编号580面前,泼了盆冷水。
“什么嘛!”编号580拿起筷子准备开吃,“算我赢好啦,饮料,饮料!”
“送饮料可以,但一半一半的胜利,也要给我试菜。”
就这么白搭到一杯金桔柠檬茶。

“我开吃啦——”餐后怎样都好啦,反正白搭了一杯饮料,编号580夹起一块炸物,神采飞扬。
咔擦。咬下去时,炸得金黄的面衣发出酥脆的碎裂声,藕片外皮酥脆,内里却软糯下来,被面衣包裹锁住的鲜甜在口中扩散,但不止如此——是肉馅。
白窦蔻所说的“一半一半”便是指这个,这不仅是炸了藕片,这是炸藕盒。
肉馅放了一点点葱提香,早在调制过程中就调过味,于是炸藕盒的的确确是不需要额外蘸调料便能满足的美妙滋味,外皮香脆,藕片鲜甜,肉馅咸鲜。
大多数人都难以拒绝炸物的美味,哪怕知道这是用大量的油才能做出的食物,但——只是一块也没问题吧?再吃一块也没问题吧?只是偶尔一次就没问题吧?
在此享受到了炸物如此的美味啊。

吃得满足的编号580付完账简直是满足的趴在桌子上,萤丸和安定也不知道何时被白窦蔻塞了杯牛奶乖巧坐在一边不馋嘴盯着人吃东西,而还有一件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白窦蔻端出了五仁月饼炒梨子。
萤丸和安定捂住了双眼。
白窦蔻将盘子放在了编号580面前,露出了微笑。
是的,还有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异世界食堂,今天也完美的奉行了食堂的主旨呢:D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