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Tea Quibble

打开我的简介?↓
▲主刀剑坑,ID长且难记,直译过来叫黑茶是可以的
▲乙腐通吃,ooc日常,注意别踩雷?
▲杂食,脑洞走向开始诡异
▲挖坑看心情,填坑随运气
▲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私聊找我

【刀剑乱舞】想要一起完成的一百个愿望[57-63]

食用注意:
1、幽灵先生男性,私设大量,一直想要写一个温暖可爱的故事
2、不考据,ooc警告
3、计入日更还字,[换了码字工具之后不能除去符号算字惹]加上标点,本更共计2233字
4、观看过程中如有不适请尽快逃生,按下返回[手机]或关闭[电脑]
5、特别预警,本篇充满各种自我理解和个人视角,充满ooc和奇特理解,如有不适请尽快退出!
——充满着不动行光个人视角的章节,大概

=======

【57】
酒,不算是很好的东西。至少在不动行光看来,之前喝着酒的自己的日子,轻飘飘的像梦,很多东西记起来又忘记,一旦甘酒罐子不在手里,就像是从云端的轻盈飘忽,摔进了人间。
刀之一生,或许杀敌,或许易主,和人的一生不一样,但有些也一样,总归都是不断地得到,失去,得到,失去。

【58】
长谷部曾冷眼看他,宗三曾不与他说一句话,药研似乎也总是对他抱有不满。
似乎那些曾在织田信长、信长公手下一起的刀剑们,只有他一人对此感到悲伤。
什、什么啊!信长公,被你们忘记了吗?原来的一切,被忘记了吗?那场大火、那些鲜血、那场背叛、那曾持有自己的人,就这样被你们忘记了吗?你们这样,又算什么啊!
就算是这样怒吼出声,得到的也不会有赞同。
于是不动行光只好喝酒,不停地,不停地,把一切讨厌的、委屈的、愤怒的、不想要记起的,和酒一起吞进肚子里。
酒是什么呢?是喝了以后,会轻飘飘的、让他忘记很多的好东西,想要说出口的话也可以一并忘记的好东西。

“酒!给我拿酒来!(①)”不动行光半举起手里的甘酒瓶子,里面只剩浅浅一层半透明的底。
带着醉意的少年音在房间里打了个转,又回到了甘酒罐子里,震得罐子摇摇晃晃——也或许是他自己在晃,算了,不重要。
不动行光当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回应的,别说房间里没人,就算房间里有人,大多不是对他摇头叹气就是无视他的话。反正他好像还拿了一罐…
“酒,还是别喝的好吧?”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回应。
男子的声音温温和和,像是春风放进坛子里,酿出一坛清香:“再喝会头痛的喔?”
“什么啊!别小看我啊,”不动行光一拍地板,啪的一声,或许只是想和人作对,反正他就是不想被人这样说,“我不能喝酒?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上百岁了啊!(②)”
“嗯,上百岁了,不小了。”那人说着,把一罐甘酒打开了,放在不动行光手边,“也别喝太快呀。”
不动行光哼了一声,却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小孩子气了,只是嘴里停不下来,嘟嘟囔囔:“我可是很了不起的。”这话说得挺小声,因为他自己也说不下去的。
我可是没用的刀啊,这才是他每天说的、真正这么想的话。
“不动行光,九十九...嗯...”那人没肯定也没否定,只是这么说着,然后似乎想不起来这句话一样,又问他,“怎么说来着?”
听那人这么说着,不动行光心里也涌上点什么来,他喝了一大口酒,半吟半唱的:“不动行光,九十九发,人中五郎左御座候。(③)”
后来他喝着酒,一边说着信长公对他的赏识,一边道当时信长公的声名赫赫。
他神采飞扬,好不快活,这些话他憋在心里久了,只有身后人会听,其他人只会叫他别说了,叫他醒醒,信长公已经死了。
但是也有些事是会一并回想起来的,就好像那场大火,就好像在那场火里消失的人。
“反正你也要说我别总说这种话别想着信长公的吧,反正我也只是这种不被抱有期待的没用的刀。”不动行光这么说。
他说了太久了,太多了,手里的甘酒几乎只喝了一口,平时吞下去的没吞下去的话却都一并说了。就算身后那人原本不会生气的,听了他刚才的话也会生气的吧。不动行光想着,醉醺醺的盘着腿弓着背,反正都习惯了,没有用的刀也只会说这些不开心的话。
“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好的。”那人这么说。
什么啊,从一开始搭话到现在这样,一直都是出人意料的。不动行光撇嘴,但意外的感觉有点高兴起来。
“就算是死去的人,会想念,也没什么不好的。”那声音依旧淡淡的,是新生的芽撒进酒杯里,清新的带着甜。
本丸里没有人会对他这么说,他们永远只叫他走出来,原来的主|人死了就只是死了,现在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会这样想一个人,不是也挺好的吗,死了,又不是这个人已经被抹消了。”那人拖长了音,说话慢吞吞的,就像是回想起什么,又没有说出口一样。
“就是啊!信长公也不是、被直接那样、被抹消了曾经做过的一切啊,为什么就不能...”就不能阻止这一切、不能让信长公那样厉害的人,一直继续下去呢。明明那样的夸奖还像是昨日,那般的笑声仿佛还在耳边,转瞬间就被“死”抹成了黑灰一片。
“这个啊,你得问问信长公,他会不会想要被阻止。”身后那人这样说,“你会那样为他自豪,他也是个有自己的骄傲的好主君吧?为自己的‘死亡’后悔吗,为自己的‘错信’而后悔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人没有继续说了。
如果不是的话,不动行光,你会想要怎样做呢?
“如果想好的话,就来告诉我吧。”那人的声音是一阵风,一阵又轻又凉的风。
不动行光的肩被拍了两下,他知道那人走出房间,却没有回头。

【59】
他真是把没用的刀啊,无法将爱返还给主|人,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

【60】
不动行光出门修行了。回来后,他不再喝酒。
长谷部也会对他赞赏,宗三与他见面时会点头,药研会对他露出笑容。
其实他知道的,酒醒了,从云端下来,也就看到一切了。之前的刀并不是不想他们的旧主,只是想念的方式不一样。只是他当时不停地喝酒,不停地被否认,不想看到回忆里的惨痛,也不想看到他人话语的全部。
酒已经不需要了,虽然还会惧怕所失去的一切,但,已经不需要酒了,不停地拥有,不停地失去,不管是刀剑还是人,都不停地在经历这些。无论是选择记住或者忘记,也都是一种方式。

【61】
...明明早就已经做好这样的准备了。

【62】
那人的死讯。

无论是人或者刀,都在不断地拥有然后失去,明明决定好要往前走,但是啊,但是啊...
不动行光捏着一个空罐子,那是那天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留下来的,也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的甘酒罐子。
只要一小会儿,一小会儿就好。
罐子里已经没有酒了,他身后也没有人。

【63】
之后,他的桌子上被人放了一枝栀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短短的几句话,附上署名,五虎退。

=
(①):不动行光本丸放置语音
(②):不动行光本丸语音,稍改
(③):不动行光本丸语音
=

这几章都带有大量的自我理解,或许会感到有些无聊吧,但是有时候真的觉得,这些感受有时候是戳到心里的感受,想要尽力的表达出来——差不多也就这两章的事了,写完这些我们继续开始实现愿望日常ww

...想起来这三章都在讲别的刀派的短刀们的事情,也都是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告诉他们笔记本,这要是记成事件,估计可以叫“短刀外|交”,这也是本丸从一个充满刀片的大坑里慢慢爬起来的故事的开始。

评论(13)

热度(23)